热门标签

首页产业正文

索赔490亿佛山中院已立案 顾雏军在等一线曙光

作者:卢晓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5-08-21 22:13:56

摘要:出狱将近三年的顾雏军,一直试图洗刷过去加诸自身的罪名。而这次案件受理,究竟是给四处申冤的他一线曙光,还是让他依旧深陷拖延泥潭?

索赔490亿佛山中院已立案 顾雏军在等一线曙光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卢晓 北京报道

历经五次拒绝立案后,格林柯尔系创始人顾雏军的四处喊冤终于有了新进展。

8月21日,顾雏军助理陈少君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广东法院网上公布的审件截止日期是2016年1月22日,目前已在排期中。这意味着顾雏军状告科龙系公司的民事诉讼将在5个月内有所推进。

出狱将近三年的顾雏军,一直试图洗刷过去加诸自身的罪名。而这次案件受理,究竟是给四处申冤的他一线曙光,还是让他依旧深陷拖延泥潭?

再次隔空开战

8月17日,顾雏军对外宣布,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经立案受理了其对海信科龙(000921.SZ)等8家企业的诉讼。

顾雏军出示的材料显示,佛山中院在7月21日受理了他的诉讼。

这份编号为(2015)佛中法执民初字第3号的案件受理通知书显示,顾雏军以及格林柯尔系两家公司,对海信科龙电器股份有限公司、青岛海信空调有限公司、海信集团有限公司等8家相关企业提出诉讼。

除了提出解除对其本人及格林柯尔系公司的财产保全措施等诉求外,顾雏军还向上述三家公司要求 489.61亿元的高额赔偿金。

将近490亿的赔偿金中,包括双高效空调专利的侵权损失199.7亿元,格林柯尔科技、美菱电器、亚星汽车等上市公司的股权损失150.51亿元。

此外由于科龙系16个恶意非法诉讼案,导致银行强行拍卖他和格林柯尔集团的土地、厂房、房产和设备的损失139.4亿元,以及要求科龙系公司返还全部已执行款项3.86亿元。

针对恶意非法诉讼,陈少君对记者说:“之前科龙方面起诉的16个民事案件程序违法,以资金当时已经被冻结的格林柯尔没交诉讼费为由,一审之后没有二审就结案了。”

但顾雏军在8月17日对外表示,针对科龙系的139.4亿元的诉求把握不大。相较之下,他更有信心拿到专利侵权这部分的赔偿金。

8月18日,海信科龙通过公告回应称,这桩所谓490亿元的荒唐诉讼,毫无事实根据。

海信同时表示,其在佛山中院诉讼格林柯尔系的案件早在2009年9月之前已全部终审胜诉。并且目前执行程序已基本终结,仅剩相关利息未能收回。

顾雏军对此在新浪微博回击,海信科龙以“传闻情况”描述,实际上是回避承认收到佛山中院寄送的起诉书和受理通知书。

陈少君对记者确认,在顾雏军对外宣布立案后,海信方面没有同顾雏军有过联系。

是否会一拖再拖

十年前的顾雏军在家电业不容小觑。

这位格林柯尔系创始人不仅手握科龙和美菱等5家上市公司,最高峰时其手下拥有5.5万名员工。

但在2008年,顾雏军因虚假注册、违规不披露重要信息以及挪用资金三项罪名,一审获判有期徒刑十年。

而从十一年前的“郎顾之争”开始,顾雏军的人生轨迹便已经开始向谷底下滑。

2004年8月,经济学家郎咸平指责顾雏军在收购科龙等公司的交易中涉嫌侵吞国有资产,并引起了顾雏军与之的争论。当年12月,证监会对科龙电器展开调查。

而从次年7月28日起,顾雏军失去了人身自由。他一手建立起的格林柯尔系也随之崩塌。其中科龙被海信以9亿元收入囊中,美菱则被长虹以1.45亿元收购了顾雏军原本持有的股份。

2012年9月,顾雏军出狱后,一直在四处为自己申冤。多年来,涉及他的案件一直有所争议。

但顾雏军的申冤之路并不容易。在向最高院提出刑事案件申诉,请求改判无罪后,2014年1月17日,最高人民法院指示广东高院受理顾雏军的再审申诉。

但随后他便陷入了一拖再拖的泥潭中。据记者了解,这桩申诉的截止日期目前已经延期7次。

陈少君对记者表示,佛山中院立案是民事案件,目的在于向科龙系提出索赔。去年广东高院同意再审的是刑事案件,目的则是为了洗刷之前强加在顾雏军身上的三个罪名。

但这个已经受理19个月的刑事诉讼,至今还没有宣布立案再审的消息。

中国家电商业协会营销委员会执行会长洪仕斌对记者表示,不管事情是不是真的如顾雏军所说,他都有权利去申诉。但现在很多细节没法证实,还要看司法机构后续的审判。

他同时对记者说:“坦率来说,科龙和容声留在老顾手上,比在海信手中好。科龙和容声是顾雏军资本平台的基石,能够产生价值。而在海信手中,则被完全冷落边缘化。”

已经等待了十九个月的顾雏军,是否还要继续经历漫长的等待?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6)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