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救市资金退出成A股最大痛点 股灾2.0

作者:郑桂兰 张学光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5-07-29 23:48:35

摘要:一根巨大的阴线将投资者从反弹的梦境拽回到现实,而投资者所垮塌的梦想远不止二级市场的点位,去年以来建立在牛市基础之上的资本市场改革,面临着更大的信任危机,而这或许比上证综指再上5000点更重要。

救市资金退出成A股最大痛点 股灾2.0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郑桂兰 张学光 北京报道

A股在连续六连阳后,迎来的是罕见的杀跌,一根大阴线吞下了此前一周的涨幅;然而,前一天还千股跌停的局面,隔天又逆转,7月29日调整第三天,各大股指又掉头向上大攻。熟悉的剧情,结局会怎样?

“你认为大盘会反弹到多少点?”一名投资者小心翼翼地问《华夏时报》记者。

眼下,整个市场都在关心这个问题,特别是最近一个多月以来被套牢的持仓者,相对于政府救市的意义,他们更关心的是手中的股票何时能够解套,惟一的执念就是“逃出火场以后再也不要回来了”。而当大盘在救市努力下连连向上的时候,反而变得更为脆弱,一有风吹草动,首先想到的就是保命要紧。

当整个市场信心散尽的时候,短线资金的力量开始代替长线资金,不同于长线资金以估值为取向,短线资金更关心的是:护盘的国家队资金何时撤退?7月27日,国家队资金仅仅缺位一天,就引发上证综指走出了一根8年以来最长的阴线。

一根巨大的阴线将投资者从反弹的梦境拽回到现实,而投资者所垮塌的梦想远不止二级市场的点位,去年以来建立在牛市基础之上的资本市场改革,面临着更大的信任危机,而这或许比上证综指再上5000点更重要。

不一样的二次探底

经历了近20天的股灾之后,国家队的救市终于在7月9日见到效果,之后一鼓作气反弹了15天。这期间,投资者情绪迅速恢复,彼时的沮丧与恐慌甚至几乎要一扫而尽了。

然而,救市“国家队”刚见成效就出现了要走的迹象。这对于A股可不是个好消息。至今证金公司到底有没有减持伊利股份还没有定论,证金公司发布的澄清公告是没有减持,只是转移了持股至基金一对多账户,但从伊利股份公布的股东排名和持股数量来看,又实在对不上。证金公司名下减少1亿多股,即便是转移持股,这个数量也应该排在前十大股东名单上了。

退一步讲,就算证金公司真的没有减持,仅“可能退出”的讨论就足以令市场受到惊吓。7月24日下午2点之后,上证盘中开始下跌,至收盘共下跌1.29%。从当天的成交额来看,下跌还是影响到了投资者情绪,成交额较前一日明显放大,达到8430亿元。

有消息称,当天私募大佬徐翔将旗下产品的仓位都降到了很低。A股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跑得快”的游戏。

7月27日迎来新的一周交易日,当天A股开盘就下跌1个多点,午盘后更是一路杀跌,盘内没有任何反弹,到收盘时已经下跌8.48%,千股跌停的场面再次上演。相比于前次连续跌停时的恐慌,这次投资者情绪要“淡定”许多。

“完了。”散户投资者叶女士在收盘后盯着屏幕,放大、缩小地来回看这几天的K线图,这时她手机亮了,来了一条微信,只见她举起手机,对着话筒幽幽地回复了这么一条语音信息。相比于前次下跌时的焦躁,这次她平静了许多,原因除了有了前次更悲惨的遭遇之外,更重要的是现在她在股市里的资金已经比较少了,即便再次大跌,赔钱数额也在可控范围内。

这一点从当天的成交额也能体现出来,巨幅调整下没有再次放出巨量,上证成交7213亿元。“说明风险可控。”东北证券财富管理部副总经理郭峰如是说。

减仓以较低价格换手也是成交额缩小的一个因素。同样在做减法的还有杠杆资金。据了解,场外杠杆资金已经基本清理完毕。场内杠杆资金从融资余额的数据可窥一斑。

根据Wind资讯,两融余额在7月28日首次跌破1.4万亿元,为1.38万亿元,其中融资余额为1.379万亿元。从两融余额来看,6月18日是最高点,之后随着股市剧烈下跌也迅速下降,至7月8日,已然从2.2万亿元跌至1.4万亿元,之后连续14个交易日的两融余额都保持在1.4万亿元上下的水平。

风险偏好下降

反弹刚有所企稳就遭遇下跌,最受打击的是投资者的信心。如果说本轮股灾时的疯狂杀跌是融资盘惹的祸,那么二次下跌又是怎么回事呢?

经历了上回股灾式调整后,场外的融资盘爆仓严重,以一种剧烈的方式短期内释放了大部分之前累积的规模,场外去杠杆基本完成,也令很多投资者血本无归。

为了应对大量抛盘并稳住手握股票的投资者,救市国家队以证金公司挂帅进场,以真枪实弹在跌停板大量买入,奋斗多日才止住股灾。然而,好景不长,反弹仅维持两周,股市大幅下跌重现江湖,好在这次并没有流动性危机。

从两融数据来看,场内去杠杆也已经阶段性完成,此次下跌显然不再是融资盘的主因。万博兄弟资产管理公司执行总经理李敬祖认为,信心变得脆弱是这次股市调整的主因,而非去杠杆,“暴跌之后,投资者整体的风险偏好下降,市场一旦回调,卖盘就开始涌现。”

下跌和信心减弱正互为因果进入了恶性循环。一场灾难又怎么可能这么迅速就恢复如初呢?正所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

李敬祖分析称,在反弹中股票间行情的分化已经出现,只有部分股票的反弹幅度在30%至50%之间,而绝大多数股票的反弹幅度是在10%至20%;这种分化的格局在未来的走势中还会延续。

“从市场定性来看,再次的下跌提醒我们,单边上涨的行情结束了,接下来只能是宽幅震荡行情。所谓震荡行情,也就是有涨有跌,且股票分化明显。这种行情下,上市公司未来业绩和估值的安全边际变得很重要。”李敬祖对记者表示。

郭峰认为,股市再次下跌属于二次探底,股市大跌之后的反弹并没有消除全部压力,再次下跌在所难免,而且救市还得继续。此次调整可能向下考验3500点,待稳定之后会缓慢反弹。

“A股市场的流动性在目前这个阶段是没有绝对性问题的,有的只是相对性问题。在单边上涨行情下,市场交易主体是比较多元化的,短线资金、长线资金、价值投资和量化交易都参与其中;到下跌后的反弹阶段时,价值投资的进场资金就明显不够了。”李敬祖补充说。

暴跌之后,投资者交易心态已然发生变化,正是这风险偏好的变化,使得乐意进场的资金量发生了改变。

注册制之困

正如此前一些投资者所调侃的那样,“一根阳线改变情绪,两根阳线改变观点,三根阳线改变信仰。”

“虽然我们之前的策略观点一直认为市场必然会有二次探底的过程,但是像这样的杀跌却是大大超出预期的,市场的脆弱程度可见一斑。”27日晚上,一家知名券商的卖方策略分析师在给机构发出的报告中这样写道。

更重要的是,市场以一根阴线收掉六根阳线的态度,明确地告诉投资者,前期在“国家队”护盘资金带领下的反弹是缺乏基础的,而这也使得投资者进一步地降低了对中长线走势的预期。

而对于前期市场所积累的估值泡沫,早在今年3月份的时候,深交所总经理宋丽萍曾经提出过一个最为理想化的化解方式,就是依靠外延式的并购和重组,来提升上市公司的业绩,进而降低估值,而不是通过行政干预的手段去泡沫。

然而,最终二级市场还是没有给出足够的时间。

7月20日,鹏博士召开董事会,迫于目前资本市场上的股价异常波动,公司股价已经低于此前非公开发行方案中确定的发行价,因此决议终止在今年3月份提出的50亿元非公开发行股票方案。

尽管目前还没有更多上市公司发布相关公告,但是根据此间媒体统计数据,已经有超过100家上市公司的股价跌破了增发价格,在今年5月份刚刚发布增发方案的广晟有色,当初确定的增发价为58.48元,而截止到7月28日收盘时,其股价已经跌至每股38元左右。

除了上市公司再融资之外,券商投行已经开始担心此次发生在二级市场的调整,是否会传导至一级市场。在2014年刚刚启动的资本市场并购热潮,在这一场突如其来的股灾面前,是否会让整个市场迎来一场“倒春寒”。

“市场暴跌时,监管层希望通过暂停IPO的方式调整市场供需,虽有一定效果,但却让监管层意识到,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之间如果没有管制和调控,就会很难控制二级市场。”华东地区一家知名券商投行部总经理认为,正是看到了这种行政管制的效果,导致市场会担心未来的注册制出台后,监管层是否会完全放手行政干预。

市场处于彷徨时期,作为未来注册制改革受益者的券商倍感焦急,以至于不得不纷纷站出来力挺注册制改革,在申万宏源刚刚发布的研究报告中,也再次心有所指地阐述注册制改革的意义,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带来市场估值体系的重构。

“若不能实现发行定价和节奏的市场化,推向市场的注册制也是伪注册制。”作为华泰联合证券总裁的刘晓丹7月25日称,未来注册制改革成功的标志,一定是发行价格和节奏的市场化。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4)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