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宏观正文

环保局长辞职

作者:马维辉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5-07-17 22:20:22

摘要:“命运不好,分管环保。”环保事业一度被提到国家战略高度之际,为何会有环保局长发出这样的感慨?

环保局长辞职

  ■马维辉

  “命运不好,分管环保。”环保事业一度被提到国家战略高度之际,为何会有环保局长发出这样的感慨?

  不久前,一则“环保局长辞职”的消息备受关注。广东省东莞市中堂镇环保分局局长黎志刚去年3月调任环保局长岗位,今年4月提出辞职,导致环保分局局长一职空缺数月。

  5月22日,在2015年第1期全国地级市环保局长专题培训班上,一位要求匿名的环保局长表示,当前不少地区出现了监察队长、副支队长辞职的现象,一些县区的环保局,有的人宁愿当科员也不愿当局长。

  有观点认为,这很可能与新环保法实施后环保部门的责任加重有关。黑龙江省环保厅副厅长国元表示,新环保法赋予了环保部门更大的权力,但同时也是一把双刃剑。

  责任大权力小

  今年4月,黎志刚向组织部门提交辞呈的时候,距离他调任环保分局局长岗位刚满一年。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坦言,自己辞职是因为“个人原因”,加之晚上经常失眠,所以在2015年年初就萌生了辞职的想法。

  “中堂是造纸名镇,各大造纸企业偷排严重,所以压力很大。”中堂镇某事业单位知情人士透露,“要不然,好好的局长不当,去一个既没有行政级别又没有事业编制的企业当一个部门经理?”

  公开资料显示,整个珠三角纸制品年产量在1500万吨左右,东莞就占了其中三分之二,而中堂镇占比东莞市纸制品产量则超过40%。2007年-2008年,东莞造纸业污染问题曾经连续两年被纳入广东省10大挂牌督办重点区域环境问题。

  “有时候发现了问题,也不能马上让上级环保部门知道,因为上级发现了我们肯定要被问责。”河北某市一名环保工作人员表示,新环保法强化了追责制度,但在实际操作中,往往是上级环保部门约谈下级地方政府,地方政府就会把责任转嫁到当地环保部门头上,“导致大部分时候,我们只能替地方领导担着责任,从追责变成了被追责”。

  南开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申进忠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新环保法第68条规定,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环境保护主管部门和其他负有环境保护监督管理职责的部门,如有“对环境违法行为进行包庇”等9种行为的,要给予记过、降级、撤职或者开除等处分。

  “从实际角度分析,环保部门承担的风险显然要比地方政府大。一般很难把责任追究到地方政府的头上,相对容易的则是找到环保部门的头上。”申进忠说。

  有的基层环保工作人员戏称,新环保法出台后,“不给枪,不给炮,只是给了一个冲锋号”。出去冲锋了,却不知道前面有没有碉堡,有没有地雷,这样的“冲锋”信心不足,干起来畏手畏脚。

  同时,基层环保部门的执法能力还很薄弱。新环保法第4条规定,保护环境是国家的基本国策。但同为“基本国策”,计生和国土部门在乡镇都有计生站和国土站,而环保部门却没有。环保没“脚”,如何走路?

  7月1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四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党政领导干部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办法(试行)》等5个方案。中国社科院经济法研究室副主任刘洪岩表示:“这一系列方案出台后,我想或会有更多环保局局长将要辞职,因为责任太重大了。”

  环保执法是场硬仗

  事实上,环保官员“对环境违法行为进行包庇”此类行为确实存在,而且相当普遍。坊间流传着一句话叫:环保局长“站得住的顶不住,顶得住的站不住”,意思是地方领导决定上马的项目,环保局如果坚持不同意,环保局长就可能被换岗或处分;要想保住位子,则要服从领导的意志,触碰环保底线。

  有的时候,环保局甚至也要亲自出马拉项目。2014年,贵州省城乡统筹发展综合改革义龙试验区管委会曾经向区环保部门下达10个1000万元以上项目的招商引资任务。而早在2010年,监察部与原国家环保总局就曾联合印发通知,要求禁止对环保部门、监察机关下达招商引资任务和指标。

  《新环境》执行主编曹俊曾说:“在很多地方,环保部门很重要的一项任务就是跑项目环评,地市一级环保部门,一半在顶,一半在跑;到了县一级,环保部门几乎全都在跑。”

  认真执法的话,环保部门也要和排污企业“斗智斗勇”。河北省邢台市环保局一名工作人员说,他曾经在一个冬日的凌晨突击检查某企业烟囱排放情况,地面小组控制住现场以后,他作为取证小组成员爬到几十米高的地方测量。冬天穿大衣行动不便,他就只穿着毛衣爬上去,抱着烟囱在上面呆了一个多小时,下来的时候“彻底冻僵了”。

  为了防止“打草惊蛇”,环保执法人员常常还要采取暗查、突击检查的办法。邢台市环境监察支队一名工作人员说,有一次他为了隐蔽身份,自己花钱搭着送料人的车,进入工厂调查取证。

  由于环保执法不在认定的执法序列,没有统一的执法服装,对违法企业缺乏威慑力,也加大了执法中的不安全性,基层环保人员遭到企业阻拦甚至殴打的情况屡有发生。天津市环境监察总队副总队长张祥说,很多地方环保执法队伍都是恳求公安部门派人共同执法,哪怕只有一名警察在场,也能起到很好的震慑作用。

  有的时候,环保工作人员还面临恐吓和人身威胁。河北某县环保局局长表示,他当上环保局长以后,每次上街都要担心后面是不是有车要撞自己。

  相比其他部门,环保部门仍然处于弱势。今年1月,湖南省湘潭市就发生了“城管打环保”的事件。除此之外,环保部门还有一个苦衷,就是仕途受限。有人说,“环保局长是仕途的终点”。《新环境》曾经统计过一个数据:20年来,99%的卸任环保厅、局长没能从这一岗位上获得升迁。

  河北廊坊环保局副局长李春元曾经出版过长篇小说《霾来了》,其中透露了不少环保部门的苦衷。根据他的观察,“环保局长提起来的很少,有的也只是平级调动”。

  基层环保局长就像一个符号,其尴尬遭遇恰恰是目前环保事业发展中的真实写照。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2)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