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金融正文

“互联网+”诞生消费养老模式 养老隐现第四支柱

作者:胡金华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5-07-01 22:28:54

摘要: 一场新的养老模式变革正在酝酿之中,而发生这场变革的领域又是在互联网。

“互联网+”诞生消费养老模式 养老隐现第四支柱


    一场新的养老模式变革正在酝酿之中,而发生这场变革的领域又是在互联网。

    “中国人口老龄化已经越来越严重,国家养老金一直面临着巨大的支付压力。能不能有一种新的模式,在减轻传统储蓄养老压力的基础上,又能拉动消费,这是我过去五年中一直思考的问题。随着去年互联网+战略成为中国力推的振兴经济的助推器,这种想法终于可以在移动互联领域落地。也就是通过互联网消费养老模式,使其成为中国养老体系中的第四大支柱。”在6月28日上海举行的一场由上海德浓科技与天弘基金主办的名为“小确幸”APP新闻发布会上,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杨燕绥接受本报专访时透露。

    据了解,这一互联网消费养老模式将消费与养老直接挂钩,其核心是消费者通过消费,商家给予消费者一定的养老金回馈,而回馈的这部分现金由专业的机构进行投资增值,仿照现行的养老模式,等到消费者年满60岁时作为养老金返还给客户。

消费养老模式

    这听起来是一个很美好、很宏伟的消费养老计划,而且也确实能带动整个国内庞大的消费积极性。

    “可以做一笔测算,一个人从出生到死亡,假设他能活80岁,那么他80年的人生需要消费多少现金。以最保守的200万元来预估,再以目前有些银行以消费20元现金累积1块钱作为参考,那么这200万元就能积累10万元的养老金,若再通过专业机构投资运作,这10万元的养老金又能增值多少,足以作为一个人60岁以后的补充养老金,最关键的是这笔资金不是消费者自身拿出来的储蓄金,而是通过消费的回馈资金。现在的情况是,国内几乎所有银行的信用卡积分不是在兑换无用的小物品,就是沉淀在账上数年不用,既无法调动消费者的兑换积极性,也不能拉动多少实际消费。”杨燕绥向本报记者表示。

    杨燕绥指出,在国外消费积分让利的财务制度和法规已经很成熟,但是将这些积分转换为养老金还是中国的创举。而这一计划一旦实施,也必须明确消费养老金是老年日常开支的现金流,须具备如下特征:一是在消费者知情的条件下进行积分转换;二是纳入规范的养老金保值增值运行机制;三是锁定到60岁以后支取。

    对于这样一个消费养老的模式,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副理事长章国荣女士6月28日接受记者采访时持肯定态度,目前养老模式包括政府基本保障金、企业年金、商业保险。但是政府基本保障金只能保基本,对于有更高要求的人群来说显然不够;企业年金覆盖面又太小;商业保险虽是一种比较灵活的模式,但它的范围大小和金额多少都是可变动的。

    “基本养老和企业年金且不去管,就商业保险和消费养老做比较,一份长达20年的养老险,往往需要投保人每年支付上万的储蓄金,投保人都会犹豫甚至拖延购买,商业保险年龄越大就越不适合购买;而消费养老模式只要把制度确定下来,它不受年龄、时间甚至金额的限制,消费高养老金就积累得多,消费低养老金就积累得少,必然会受到消费者的青睐。”章国荣乐观预计。

    章国荣进一步指出,中国理想的养老模式是:开源汇流,积水成渊。这种消费养老模式是开始时间越早越好,汇缴种类越丰富越好;缴纳渠道越方便越好,总金额越多越好。

    6月28日,本报记者还采访了推出这一模式的上海德浓科技及天弘基金,前者在2010年就开始运作消费养老计划,这家公司希望建立开放式互联网平台,连接消费与商户,最终让双方均受益于“消费养老”。德浓科技创始人余汶龙受访时谈及推出消费养老计划的初衷时表示,要让“消费养老”最终成为人们的一种服务标配——第四种养老金来源。

    天弘基金副总裁张磊接受本报专访谈到具体运作模式时称,消费养老计划通过互联网技术,将碎片化的消费积分、返利转换为养老金,这笔养老金将全部记入个人的消费账户,并委托给专业的金融机构进行运营和管理,保证养老资金的安全性和个人权益的完整性,建立真正意义上的个人积累制的养老金账户。

第四支柱可靠吗

    毫无疑问,无论是作为互联网科创企业还是未来的基金运作方,乃至专家学者,对于这个目前仍在孕育中的中国养老体系第四支柱充满希望。然而,值得关注的是,这样一个移动互联APP界面,能否支撑起国内养老体系的第四大支柱的梦想?一家尚不为人知的科技网络公司与天弘基金的联合能不能带来养老体系的变革?

    对此,杨燕绥认为,中国正在进入深度老龄社会,养老金结构具有政治意义和战略价值,目前国民基础养老金刚具有雏形,各类职工养老保险和城乡居民养老保险正在整合;个人账户养老金陷入困境,职工账户是空账、居民账户趴在地方银行里贬值、企业年金还是集体户、职业养老金尚未有一个政策;消费积分转换养老金计划在一定程度上能弥补上述缺陷。

    “它是在政府、企业和个人之后由商家让利转化的养老金,即养老金3+1,具有既促进消费又积累养老金的双面胶、密切商家和客户关系等多重意义。按照合格计划管理是坚持信托文化,确保其健康发展的必由之路。合格计划应当具备如下特征:一要坚持信托原则,确保资产独立,消费者对这笔养老金权益永远拥有债权及其债权人的权利;二要委托优秀的受托人管理,打造良好的信息平台、治理结构和运行机制;三要做好委托与授权、信息披露和财务报告。”在谈到如何具化和实现消费养老模式时,杨燕绥坦言。

    事实上,针对此项目,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作为发起人还特地成立了“消费养老金项目管理委员会”,专门进行规范管理。

    “一个人从出生就意味着消费的开始,如果在漫长的60年生命周期中,这个人作为消费养老的受益者,他的人生在中途夭折,那么这部分养老金如何继承和转换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而有些人又希望消费养老计划不要强制硬性规定到60岁以后支取养老金,满一定年限或一定额度之后可以随时支取行不行;这个模式能不能吸引足够多的金融机构、商家和消费者参与其中;另外对于合格的投资者的筛选,消费者有没有知情权,又如何去控制风险。这些问题都需要在向市场推出的时候予以解决。”6月29日,上海财经大学保险系教授许谨良在看好该计划的同时也提出了疑问。

    虽然消费养老计划是通过一款APP界面推出的互联网创新,其中天弘基金承担了计划层面的受托咨询人职责和投资层面的投资管理人职责。

    “天弘基金的背后是阿里集团,阿里曾经通过余额宝撼动了整个银行体系,客观上推动了中国利率市场化进程;如今它又要开始动中国养老体系的奶酪,且不管天弘基金如何去运作消费养老金,但是一旦它能成功推动这一模式,必将对中国的养老体系产生颠覆性的影响。”6月30日,有业内人士分析称。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