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要闻正文

亚投行刺激美国建法案“快速通道” TPP“临门一脚”?

作者:福蒙蒙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5-06-08 14:15:35

摘要:“美国在应对中国倡导的亚投行上‘搞砸了’。”这是美国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日前对奥巴马政府应对亚投行的评价。不过好在美国手中还有一张牌,那就是被其寄予厚望的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

亚投行刺激美国建法案“快速通道” TPP“临门一脚”?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福蒙蒙 北京报道

“美国在应对中国倡导的亚投行上‘搞砸了’。”这是美国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日前对奥巴马政府应对亚投行的评价。不过好在美国手中还有一张牌,那就是被其寄予厚望的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

亚投行在5月22日章程达成一致协议几个小时后,美国参议院于当日晚间最终投票,通过《贸易促进授权法案》(简称“TPA”),为TPP谈判奠定重要基础。

TPP谈判从2010年全面启动开始,已经谈了5年,虽然曾多次设定谈判结束的最后时限,但却一次次食言。此次美国参议院通过了TPA法案,让美国再次看到了TPP谈判结束的希望。

参议院通过TPA法案之后,众议院也将进行表决,一旦再次获得通过,奥巴马将有权向国会提案。国会有权批准或者否决,但是无法对协议内容进行修改。TPA是TPP成败的关键,许多TPP成员已经将TPA列为完成TPP谈判的先决条件。

艰难的谈判

TPP全面启动谈判已经过了5年,这让美国越来越着急,和日本几次密集磋商,希望可以在上半年达成协议,赶在2016年总统大选初选开始之前交由国会表决。

对美国总统奥巴马而言,TPP的成败更是直接关系到其外交遗产。由于TPP谈判是在奥巴马第一个任期内正式宣布启动的,一旦TPP谈判失败,将成为其执政的“烂尾工程”。

TPP谈判采取闭门磋商的方式进行,谈判结束前不对外公布技术文本。但据媒体报道,谈判共涉及以下议题:农业、劳工、环境、政府采购、投资、知识产权保护、技术性贸易壁垒(TBT)等。

而作为整个谈判中最大的两个经济体,日本和美国一直无法在多项关键农产品进口关税以及汽车贸易关税等问题上弥合分歧。为了早日达成TPP协议,2012年美日正式开启了TPP谈判的事前协商,历经3年多的马拉松式谈判,仍未谈成。这对于TPP的最终落地也是巨大的障碍。

4月底,美日高峰会后,日方宣布,日美双方离达成协议不远了。另外,12个成员国已经就6项贸易规则达成共识,TPP将会改革一些难度很大的领域,如知识产权、国有企业、环保和劳工标准等。

不过按照以往的经验,每一回合TPP谈判后都会对外宣称取得了“重大进展”,甚至“接近达成”,现实却是TPP目前仍在谈判进程当中。

到了5月,进度又放缓了。原计划于5月下旬在菲律宾APEC贸易部长会议期间举行的TPP部长级会议被推迟。而在此期间,TPP成员在美国关岛举行首席谈判代表会议,为部长级会议的召开做准备。

这次部长级会议推迟的“罪魁祸首”就是TPA法案,今年4月份时,奥巴马政府就曾信心满满。有消息称,通过5月12日的参议院投票“差不多了”,但实际并未通过,而是在两日后再次投票后参议院才同意继续考虑这一举措,即直到5月22日,才通过了这一法案。

“TPA通过了参议院的投票,很明显是为TPP铺路。”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大国关系研究室主任钟飞腾表示。

美国的“快速通道”

许多人把TPA法案比作TPP谈判的临门一脚,但现实却是许多TPP成员已经把TPA法案当做TPP谈判的先决条件。而TPA法案最终能否通过众议院的表决,还是一个未知数。

TPA是美国国会在1974年通过的一则贸易法案,又称“快速通道(fast track)”,是赋予美国总统进行某些国际性协议的蹉商特别授权,以便缩短国会审查的程序,加速美国与他国的经贸谈判。

奥巴马对此十分重视,有媒体报道称,为能让法案通过5月12日的关键性考验,奥巴马在投票之前极力拉拢国会议员,不仅让他们乘坐空军一号总统专机,还亲自打了数十通电话,也在与国会议员一对一或群体会面场合中努力游说,甚至公开痛批自家民主党内和他唱反调的国会议员。

“如果美国不在亚洲制定贸易规则,中国就会制定贸易规则。”美国总统奥巴马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一语道破了TPP的天机。为了尽早达成这一协议,奥巴马及其议案支持者一定会不遗余力推动议案获得通过。

而对于其他TPP成员来说,他们担心即使与美国政府达成协议,也无法通过美国国会的审核。

澳大利亚贸易部长安德鲁·罗伯曾警告说,美国国会必须给予总统奥巴马在贸易谈判中走“快车道”的权力,否则要敲定相关协议恐怕得推迟到2017年新总统上任后再议。

新西兰贸易部长葛罗瑟也说,这将拖延贸易达成最终协议的时间。一旦失败,将不利美国在亚洲的领袖形象。

加拿大政府则表示,奥巴马政府拿到TPA授权是个前提:如果谈成的TTP最后还是有可能被535名美国国会议员提出的修正案改来改去,那么他们绝不会在农产品进口方面让步。

TPA法案的最重要意义在于,美国行政部门在对外谈判有关自由贸易协议时,美国国会虽然有权要求谈判部门提供内容、评估影响,甚至国会议员可组成国会监督小组担任谈判顾问来进行监督,但是一旦完成谈判,国会就不能修订内容或拖延议程,只能对相关谈判进行通过或否决的表决。

如果一切顺利,TPA可能会在6月份通过众议院的表决。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经济室主任余翔对记者表示,理论上来说,TPA通过参议院投票的难度并不大,最大的坎儿还是众议院。即便如此,通过参议院投票还是历经了几番波折,那么众议院的投票结果就很令人担忧了。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6)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