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谁来掌舵亚投行?

作者:黄日涵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5-4-17 22:47:00

摘要:4月15日,亚投行创始成员国最终敲定为57个,其中亚洲国家34个、欧洲国家18个、大洋洲国家2个、南美洲1个、非洲2个。

谁来掌舵亚投行?

本报特约记者 黄日涵 北京报道

    4月15日,亚投行创始成员国最终敲定为57个,其中亚洲国家34个、欧洲国家18个、大洋洲国家2个、南美洲1个、非洲2个。梳理成员国在联合国安理会中的身份可发现,常任理事国除了美国之外全部加入,G20国家中有14个国家加入,金砖五国全部加入。

    根据去年10月份签署的筹建亚投行备忘录,亚投行总部将设在北京。由北京主导的亚投行正逐渐改变世界格局,现在备受关注的焦点是,正式成立后谁将会出任第一任行长?目前,外界猜测的人选中,已担任亚投行多边临时秘书处秘书长的金立群被认为可能性最大。

首任行长谜面

    在介绍亚投行管理层人选时,财政部史耀斌副部长表示,亚投行将根据公开、透明、择优的原则选聘行长和高层管理人员。根据现有多边开发银行的通行做法,亚投行将在正式成立后召开部长级理事会任命首任行长。

    而依据既往的国际金融机构相关经验,作为发起国也是最大股东的中国,提名人选来担任亚投行首任行长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创建于1966年11月24日的亚洲开发银行,九任行长都是由日本人来担任。

    关于谁将会成为亚投行第一任行长,记者采访的多位专家均表达了几乎相同的看法。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李巍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金立群来担任首任亚投行行长水到渠成,一方面,中国是发起国同时也是最大的出资国,所以行长应该由中国来提名;另一方面亚投行是由中国财政部来主导的,所以行长人选应该同时具备财政部工作经验和国际金融机构工作经验。

    据了解,金立群历任财政部副部长、世界银行中国副执行董事、中国投资公司监事长等职,也曾经是首位以副部级高官的身份出任亚行高管的中国人。

    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新兴经济体研究室主任沈铭辉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按照国际金融机构的治理经验来说,由金立群来出任首任亚投行行长的可能性非常大。

    据沈铭辉分析,亚投行目前刚刚创立,面临的困难和挑战也将会非常多,万事开头难,必须由一个具有地区影响力的大国来主导和协调才能克服这些困难;因此,由中国人来出任行长将会有助于亚投行更为有效地运行。这和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政治经济学研究室主任冯维江的观点不谋而合。

亚投行的未来

    虽然亚投行创始成员国已确定,但距离正式开张运营,至少还需一次谈判代表会议。如果参与的各方能够在今年年中完成章程谈判并签署,章程经成员国批准生效,亚投行最早将在年底前正式成立。

    在接下来的谈判代表会议中,中方将担任谈判代表会议的常设主席。从亚投行未来的组织结构上看,亚投行将设立理事会、董事会和管理层三层管理架构。据金立群介绍,亚投行将是高度精简的机构,从全球招聘专业人员,对腐败实行零容忍。

    另一个问题是,亚投行未来发展会采用什么样的治理机制?是否有别于以往的政策性银行?冯维江认为,亚投行最终的治理机制还需要全体创始成员国协商,现在还不能确定;但亚投行最大的区别将会体现在,以往的国际金融机构往往是由发达国家来制定规则,而这次则是由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一起商量决定。

    对此,李巍分析认为,亚投行区别于以往政策性银行主要在于两个方面:一方面,亚投行将以不干涉内政为前提,其它的许多发达国家主导的政策性银行在贷款的时候往往有政治上的附加条件;另一方面,亚投行将专注于亚洲地区的基础性设施建设,因为这一领域中国有丰富的经验,而其它政策性银行则涉及的领域比较广。

    沈铭辉对记者分析称,亚投行应做好以下几方面的工作以区别于以往的政策性银行:一,传统的亚行和世行虽然运行机制较为成熟,效率并不高,官僚主义严重,投资项目往往需要进行长期评估,并且评估报告往往采用的是发达国家的标准,不考虑发展中国家的特殊情况;二,亚投行需要充分考虑地缘政治安全风险,需要学习科学的评估机制,结合亚洲各国的政治、经济、宗教等因素进行综合的评估,在降低风险的同时,提高亚投行开发援助的职能,满足亚洲发展中国家的需要;三,亚投行在运行过程中也要不断提高透明度,在保证亚洲国家民生工程的同时,也让资金运行的风险系数降低,保障有限的财力投入到有效的基础设施建设中;四,需要扩大亚投行的资金来源,要有长期的资金保证。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学者龚婷接受采访时表示,亚投行将把业务重点明确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形成对现有国际发展领域的多边融资体系的重要补充,是国际金融秩序的新兴力量。

    李巍认为,亚投行第一步将主要集中在东南亚区域进行投资,因为亚投行是一个政治议题而不是单纯的经济议题,所以中国会考虑在中亚和南亚地区投资是否会遇到来自俄罗斯和印度的阻力。整体上来说,亚投行的投资区域将以“一带一路”的发展方向为重点。

    “亚投行不必要过多地强调中国特色,而是要打造成一个国际化的机构,必须有一个强有力的领导才能保证运行的效率,未来的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亚投行仍然将摸着石头过河。”李巍称。

    按照龚婷的分析,亚投行将通过基础设施建设来拉动沿线国的经济增长。对此观点,沈铭辉认为,亚投行在亚洲地区的投资取决于两个条件:一是投资地较为落后需要资金支持,二是通过投资该地区可以产生互联互通的效果;因此,亚投行应该重点在中亚以及中南半岛国家投资,打通连接的通道。而投资的领域将集中在交通运输方面,包括铁路、公路、港口、通讯等,在选择投资地以及投资领域的同时,中国也应充分考虑所在地区的综合利益,这样才能产生效益的最大化。

(作者为中国与全球化智库研究员)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