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欧盟国家加入亚投行有多重深意

作者:庞中英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5-04-15 21:23:00

摘要:先说说媒体上流行的关于德国、法国、意大利等欧盟国家加入亚投行的评论,多数犯了几个错误。第一,认为这些国家仅仅是欧洲国家,忽视了他们的欧盟身份。第二,一些评论很重视这些国家的“七国集团”身份,其实,七国集团是“夕阳”集团。

■庞中英



    先说说媒体上流行的关于德国、法国、意大利等欧盟国家加入亚投行的评论,多数犯了几个错误。第一,认为这些国家仅仅是欧洲国家,忽视了他们的欧盟身份。第二,一些评论很重视这些国家的“七国集团”身份,其实,七国集团是“夕阳”集团。早在2009年匹兹堡G20峰会期间,G20就宣布是“国际经济合作的主要平台”,以间接的、给面子的方式宣布了G7不再是管理全球经济的小多边机构。第三,对欧洲国家加入亚投行的原因仅从利益的角度出发。这无法解释为什么同样有利益诉求的美国和日本在亚投行问题上是反对派,仅从“利益”来分析重大国际问题,存在局限和无力。

    欧盟国家为什么加入亚投行?在多年与欧洲人打交道的基础上,我的分析可能有些与众不同。除了英国,德法意等加入亚投行的最主要考虑不是别的,而是亚投行的多边主义属性。亚投行是最新的多边机构,是新的国际组织。欧洲人认为,在全球治理最困难的时刻,是中国以此支持多边主义。欧盟前共同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即所谓欧盟“外交部长”)索拉纳最近在题为《中国与全球治理》的文章中指出:“中国发起的多边主义进程(指亚投行等)对于世界来说是一个好消息。欧洲,以及美国,特别是美国,一定要克服他们对中国的战略上的不信任。西方一定不要浪费机会参加和塑造这些进程,以便最大限度地从中受益。”

    多边主义是外交政策领域“欧洲价值”的一大核心。欧盟是当今世界的多边主义秩序的主要塑造者之一。中国发起的亚投行,显然正中欧洲的下怀。欧洲不仅是搭亚投行的便车,更是通过加入亚投行肯定和鼓励中国搞多边主义。

除了这一点,欧洲国家加入亚投行的最深层考虑是什么?我认为是全球化正在进入的新阶段。在这个新阶段中,美国或许不再是主要的驱动力量,甚至也不是欧洲,而是中国、印度和巴西等国家,是整个亚洲。欧洲因为全球化而焦虑,一方面考虑全球化的消极影响,另一方面则是如何寻求新的方法管理全球化,尤其是管理中国等驱动的全球化。

    “全球化”不是新现象,源远流长,但在20世纪末和21世纪初的全球化,却是崭新的全球化,与历史上的全球化存在根本的大不同。全球化之所以进入新阶段,关键在于中国与世界的关系发生了前所未有的转变。“对外开放”让中国发生了可以叫做“被全球化”的巨大改变,这是20世纪70年代末期到21世纪初期的世界历史的最突出内容。而今日的中国是“全球化了”的中国。可以说,中国“被全球化”仅仅是新的全球化的上半场,上半场是相对容易的、过程相对简单,解读起来、对付起来也相对容易。如今是全球化的下半场,是“中国全球化世界”。2013年至2015年,中国政治最顶层“一带一路”的外交决策,就是“开放对外”,即中国开放世界、中国开放全球。比之“对外开放”,开放世界更加困难、过程更加复杂、解读起来相对困难。

    法国前总理德维尔潘在法国《回声报》发表《参与新丝绸之路建设》一文,为中国的“一带一路”计划辩护,建议欧洲对中国的这一计划作出积极回应。德维尔潘认为,“全球化的发展形势和重心已发生改变”,中国已经成为全球化的中心。而中国也在探索推动全球化的、不同于以往的西方新自由主义的新方式。“真正能反映出当前全球化新趋势的,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并作为经济和外交优先战略的‘一带一路’倡议。这一倡议旨在重现唐朝时期东西交流的盛景,同时为中国解决一系列自身重大挑战提供灵活框架。”他进一步认为,“‘一带一路’将引领新一轮多边主义合作潮流。”

欧洲参加亚投行还可以完全依据欧洲目前价值观和世界观演变来做深入解读。在欧洲,有许多“美国衰落”的有力论述,其主要研究方法是用欧洲历史解读美国。欧洲历史上的帝国,包括“大英帝国”,没有一个不是从如日中天到衰落。关于这一点,似乎主流的欧洲学界都有相当的共识。

在美国走向衰落的情况下,大多数欧洲国家却仍然在相当程度上依靠美国,尤其是依靠美国的军事保护。美国也用军事保护来说服欧洲人不要远离美国。但欧洲人不再认为美国是绝对可靠的。他们在看着全球的“权力转移”,他们也不得不在美国和亚洲之间做出各种组合性的选择和行动。欧洲加入亚投行正是发生在这样一个世界历史时刻,从一个小小侧面反映了欧洲人对未来世界秩序演变的判断。

欧洲许多国家是所谓“中等大国”(也有译为“中等强国”)。“中等大国”的去向决定世界秩序。传统上,“中等大国”的一个特性是在超级强权之间摇摆,“两面下注”。但欧洲的无论中等大国还是中小国家,早已联合起来,形成了一个在军事实力以外足以匹敌超级大国的欧洲联盟。所以,欧洲不再简单“两面下注”,而是可能会与超级大国形成平起平坐的新的全球关系,控制和管理世界秩序。欧盟其实和美国构成一种联合霸权,但可惜,这一联合霸权内部也存在着复杂的矛盾,比如欧洲更强调构建国际规则的多边(民主)途径,导致全球治理,而美国则更强调霸权的全球统治。统治和治理不同,全球统治和全球治理不同。推动全球治理的欧洲更符合中国的价值、目标和利益,而继续谋求全球统治的美国则与中国的价值、目标和利益不符。

目前,许多人在“唱衰”欧盟和欧元。确实,欧盟和欧元面对着许多严重而尖锐的问题。欧盟和欧元的问题是“革命”不彻底,革命尚未成功。但他们代表了全球治理和世界秩序上的一个正确方向——以地区范围内的联合和超越保守的国际体系再造符合时代的新的世界秩序。

中国注定引领21世纪的全球化。也许这一判断过分乐观。但是,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2015年3月在北京说,当今世界,任何单个国家的力量都无法维持和建设世界秩序。那么,中国与谁一起维持和建设世界新秩序?欧美在亚投行问题上的不同反应,给了我们一个及时的提醒:在共建真正意义上的、合理的、公正的、全球的(即包容的)世界秩序上,欧洲联盟及其成员国才是中国真正的战略伙伴。

2015年是中国和欧盟建立外交关系40周年。目前是欧盟的一个低潮和困难时刻。中国不能短视,而要看到欧洲的战略重要性。中国若是在此时真正坚定地与欧洲国家联合起来,中欧将在塑造未来世界秩序上占据中心地位。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全球治理研究中心主任兼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5)收藏(0)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