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评论正文

亚投行:创始资格收官后的数字光谱

作者:马晓霖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5-04-08 21:27:00

摘要: 热闹很久的亚洲基础建设投资银行(亚投行)创始会员资格申请,终于在4月1日零点截止,55个国家和地区百米冲刺般竞相在这艘金融巨轮离岸前登船,决心风雨同舟。

亚投行:创始资格收官后的数字光谱

■马晓霖


热闹很久的亚洲基础建设投资银行(亚投行)创始会员资格申请,终于在4月1日零点截止,55个国家和地区百米冲刺般竞相在这艘金融巨轮离岸前登船,决心风雨同舟。4月7日,其中35位“船客”已被确认为正式意向创始成员。国际社会很久没有形成新组织,也很久没有见证如此热闹的组建过程,更没有体验过中国主导的超级机构的悬念和意趣。亚投行的呱呱坠地颇似一场嘉年华。

亚投行的孕育过程也许比当年美国主导筹建世界银行(世行)和美日双驱打造亚洲开发银行(亚开行)更波折,因为今天的国际政治和经济格局更复杂更微妙,深深打上地缘多极化和经济全球化烙印。因此,人们看到,一方面美日双双唱衰亚投行,特别是美国掣肘其西方伙伴加盟的意念,另一方面,世行和亚开行领导人又公开积极支持;一方面西方国家在战略安全和意识形态两个轨道追随美国,另一方面又在经贸合作与市场拓展竞技场环绕中国。

亚投行创始成员资格的申请,充满博弈色彩和戏剧情节。4月中旬英国放弃唯美国“马首是瞻”的一贯传统,宣布加入亚投行,顿时引发地震和多米诺骨牌效应,吸引众多犹豫不定的经济体,特别是西方发达国家报名。截止日到来前夕,国际角色尴尬的俄罗斯和以色列,依次打破沉默闪电入伙。有人反问:俄罗斯过早加盟,还有这么多西方伙伴进来吗?以色列过早到位,还会有那么多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落座吗?换言之,英国、俄罗斯和以色列的亮相颇有讲究,可谓英国开门引领,俄以殿后关门,结局皆大欢喜。最具爆冷意味的是,7日伊朗突然被确认为创始会员国,不免让人联想到2日达成的伊核谈判历史性框架协议。

亚投行是亚洲为主、域外伙伴为辅的投融资平台,理所当然主要由亚洲国家说了算,因此,亚洲经济体必然绝对控股。依据各意向方前期形成的框架,除股份按亚洲75%、域外25%的大致比例切割外,各自板块又依据成员GDP总量配股,因此,这是个规则公平的金融机构,又是开创性的跨地区组织,必要的数字梳理和成色分析,有助于了解这个不同于世行和亚开行的新生儿。

论地域代表性,55个成员来自亚洲、欧洲、大洋洲、南美洲和非洲等5大洲,其中亚洲35个;欧洲16个;大洋洲两个;南美洲和非洲各一个。论成员含金量,G20成员中有13个入圈,包括七国集团中的英德法意;APEC组织21个成员中,有14个加入,正好三分之二;金砖五国只有南非掉队。论政治影响力,联合国安理会5个常任理事国中只有美国缺席亚投行。论经济贡献率,现有“朋友圈”GDP总量占全球半数以上。论组织规模,和1946年创立已吸纳近190个成员的世行比,亚投行还是小弟弟,但相比1966年成立并有67个成员的亚开行,已算高举高打,并将很快超过前者。随着美日态度逐步转圜,亚投行也许逐步成为“世投行”,这是个内部结构复杂,规则体系全新和运行方式独特的世纪方舟,前途充满挑战和刺激。

作为首要发起国,中国将最多支付注册资金的一半,即500亿美元,以体现大国责任和担当,最终也许控制30%以上的股份和投票权。但是,异于把持世行及亚开行的美日两国,中国心态更开放、更谦和,已表示不谋求否决特权。世行和亚开行近年虽然追加了新兴经济体股权和投票权,但拒绝改变美日垄断决定权的深层改革。几次增持后,美日世行投票权分别为15.85%和6.84%,亚开行投票权并列为12.78%。而在两行位居第三的中国分别只有4.42%和5.45%,这种增资受阻的瓶颈与投资需求巨大而无从满足的扭曲局面,使得亚投行顺天应人,水到渠成,也必然推动世界金融与投资格局趋于均衡和健康。

亚投行受到普遍青睐不无原因。首先,它不同于政府间合作主导的世行和亚开行模式,而是同时向私营资本开放,注重市场规律、商业价值和民生优先,兼顾投资回报与社会公益。其次,亚投行业务锁定的亚太地区是世界经济最活跃地带,总量占世界1/3,人口为40多亿,其中贫困人口约7亿,人均GDP整体偏低,同时又是基础建设相对落后地区,劳动力密集而充足,资金缺口大,发展潜力可观。据亚开行《亚洲基础设施互联互通2012》报告估算,2010-2020年间亚太需要基础设施投资为82225.04亿美元,其中东亚和东南亚缺口最巨,估计为54723.27亿美元;南亚次之,约为23704.97亿美元;中亚和西亚缺口也不小,约为3736.57亿美元;太平洋岛国缺口为60.23亿美元。

从领域分布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空间涵盖电力、机场、港口、地铁、道路、电信、水务和卫生等八大板块,以及市政、环保和农业等项目,其中电力、道路、电信投资需求尤甚,分别为40030亿、25430亿和10400亿美元。这些巨大投资缺口,私营企业无力弥补,又非世行、亚开行投资和担保重点。世行、亚开行等传统投融资平台,虽能满足部分需求,但因结构性矛盾和自身潜力枯竭,对亚洲投资的支持可谓杯水车薪。据统计,2014年两行对亚洲的贷款,分别仅有168.47亿美元和85.42亿美元。

2013年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宣布,未来5年中国将对外投资5000亿美元。这个数字是中国当时外汇储备3.31万亿美元的近1/7,却等于2011年以前世行全部贷款的总数。2014年中国实现投资倒挂的里程碑式转折,即海外投资总额反超引资总额,当年海外投资就在1000亿美元以上。预计2025年起,中国将达到每年3000亿美元的海外投资水平,追上美国现有水准。

俗话说,无利不起早。众多发达国家追捧亚投行自有盘算。亚洲与发达国家发展阶段不同,经济和资源互补,这足以让眼前资金缺乏,但制度建设完善和管理人才充裕的发达国家享受红利。“观察者网”依据相关研究指出,除市场规模、劳动力市场效率、宏观经济环境等有限方面,亚太国家和西方发达国家较为接近,但在基建、制度、创新、商业成熟度、技术就绪度、金融市场发展、高等教育和培训乃至健康和基础教育等方面,发达国家领先幅度较大,基础投资所需或带动的相关服务和贸易,将是其看好亚投行巨大蛋糕的“着利点”所在。

(作者为国际问题专家、博联社总裁)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4)收藏(0)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