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评论正文

汤敏:中国在第三次工业革命中输赢决定权在教育

作者:熊毅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4-05-29 12:02:00

摘要:第三次工业革命最大程度的解读了国内两大现状:一是产能过剩、二是教育革命。在这里头核心实际上都是人,这种对人的渴求,是对现有教育体系的一次革命。

汤敏:中国在第三次工业革命中输赢决定权在教育

  我们靠的是把全世界的制作业都移到中国来,所以中国成了世界制造中心。但是这一些制造设备是第二次工业革命后期的产物。如果第三次工业革命快速地发展以后,这些设备就要被淘汰掉了。一旦我们引以为自豪、引以为生存的这些流水线、装备线、工厂,变成被淘汰的东西,一些人预计,中国将成为“生锈的世界工厂”。

  中移动斗了十几年才发现自己真正的对手是腾讯。工商银行闹了几十年才发现马云是它最危险的敌人。

  在教育部门稀里糊涂的时候,咱们中央高层倒很明白。在三中全会字字千金的时候,就专门有那么一段话,“构建利用信息化手段扩大优质教育资源覆盖面的有效机制,逐步缩小区域、城乡、校际之间的差距”,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熊毅 上海、苏州报道

  5月24日的苏州新区一个大厅,国务院参事汤敏在以学者特有不急不缓的语气,慢条斯理谈及“第三次工业革命”这个话题时候,一位年轻的银行高管开始睡意惺忪。但在汤敏谈及王石称万科可能在明年、最迟在后年开始用3D打印机建造房屋的时候,这位年轻的银行高管立即精神起来,嘟囔了一句:“这个有意思!”

  汤敏所说的用3D打印机建造房屋,在媒体报道中王石是这样介绍的:万科下一步要用3D打印机打印房子。三年之后万科的建研中心就会用3D打印机打印出一个房子。

  但王石还慢了半怕。已经有上海商家开始尝试。央广财经在4月中旬报道称,上海一家材料公司通过3D打印机成功“试印”出了十栋实体房屋。公司声称已经与汤臣集团展开接洽,计划尝试用这项新技术建造整栋别墅。

  而他说的第三次工业革命最大程度的解读了国内两大现状:一是产能过剩、二是教育革命。

  第三次工业革命与私人定制

  “3D打印机是一个标志性产物,加上互联网、新材料的研发和运用,就构成了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可能性。”汤敏如是解释。

  为什么这样说?汤敏介绍,3D打印机在20年前都有了,而由于互联网和新材料的运用和发展,才使其可能性剧增。他据的例子是美国总统奥巴马前段时间颁布的一个禁止令:禁止把武器的图纸放到网上。“因为在网下载下一支冲锋枪子图纸,买一个3D打印机大概就2000-5000美元。采用现有的新材料,一按键钮,第二天早上起来一支冲锋枪就出来了。”

  “能打出一支冲锋枪来,只要有一个火箭炮的图纸下来,它也能打出来。怎么防止?所以现在禁止把这个图纸放在网上。”当然,目前同样能用3D打印机打出来的一个汽车。而航空母舰歼15以及其它最新的武器、飞机能够发展这么快,跟3D打印机的使用非常有关。他说。“更不用说用其建造房屋了”。

  所以3D打印机是第三次工业革命的一个标志性事件是有道理的。

  他说,按照英国《经济学人》的定义,第一次工业革命是18世纪一开始蒸汽机的发明,然后蒸汽机引起了纺织工业的变化,然后引起了一系列其他工业的跟进,引起了工业革命,接着世界革命。这是第一次工业革命。第二次工业革命,由于电器机的发明,电的使用,引起了像福特汽车厂这种大规模的流水线,引起了一系列了革命。每一次大的工业革命都是先由某一种生产工具的变化,生产工具的革新引起的革命。第三次工业革命这一个可能引起革命性的变化的生产工具是什么呢?尽管不是一个,但是最重要的是3D打印机。

  称之为工业革命,是因为这几项要素组合在一起,是一个私人定制时代的来临。

  比较而言,过去第二次工业革命叫“大生产革命”,大生产革命就是构建流水线。同样的设计、材料,然后生产一模一样的东西,以便能够廉价地、规模化生产。这就是第二次工业革命最大的特点。这一特点是提高我们生活的质量。它的缺点是所有的东都差不多一样了,排除了我们各种的特性。而刚才说的3D打印机,它可以用同样的成本生产出不同的东西来,这个就是革命。人们都是追求个性化的需求,即私人定制。

  也就是说,第三次工业革命就是给你一个个性化的消费、个性化的生产的革命。而这个个性化的生产,它的成本并不因为个性化而提高。

  所以,3D打印机,加上互联网,加上一些新材料等等,就构成了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可能性。

  中国会是最大的受害者?

  “唱衰中国的论调年年有,这次也不例外。”汤敏说。

  他认为唱衰的理由主要是“中国可能成为‘生锈的世界工厂’”。

  这种论调认为第二次工业革命时候,“我们靠的是把全世界的制作业都移到中国来了,中国成了世界制造中心。但是这一些制造设备是第二次工业革命后期的产物。如果第三次工业革命快速地发展以后,这些设备就要被淘汰掉了。一旦我们引以为自豪、引以为生存的这些流水线、装备线、工厂,变成被淘汰的东西,一些人预计,中国将成为生锈的世界工厂。”

  这一点,“我们是有过教训”。他说。比如在80年代后期,中国老百姓都特别想家里有一台大彩电。但是我们没有那么多生产能力,进口又花太多外汇,所以我们就决定引进了大量了彩电生产线,第一条彩电生产线在西安,引进的松下的彩电生产线。彩电生产线最重要的就是玻璃显像管,那种大的玻璃显像管。卖得很火,最后引进了几十条这样的彩电生产线。等我们把彩电生产线引进来,调试成功开始生产了,突然间,人家用液晶电视。我们这几条大的玻璃显像管生产线就全部报废了,好几千亿人民币的财产就形成浪费。

  “中国作为一个大国,可以负担得起几十条彩电生产线的报废,但如果整个工业基础都很快淘汰,将是一个多么恐怖的远景?”

  这种论调有其渊源:“第二次工业革命最早从美国、从欧洲发端,后来传到了日本,后来又传给了四小龙,四小龙又传给了中国,本来还可以一代一代传给越南、传给孟加拉,一代一代传下去。但是传到我们最后像击鼓传花一样,这花传到我们手中的时候,突然音乐停了。”所以这种论调认为第三次工业革命对中国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威胁。

  “这样分析下来,这些因素对于中国而言确实是黑天鹅事件。但历史的进步总是由这些偶然的黑天鹅事件影响的。”汤敏说。

  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影响主要是一个消费引导生产模式的转变。按照这个逻辑,“中国不一定是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最大受害者。”他说。中国现在私人定制市场空间很大。当然,中国需要警惕诸如第三次工业革命这类黑天鹅事件的发生。“因为这类革命,会打乱我们过去的整个秩序。”

  “这不是无的放矢。”他说,仅仅以企业的案例而言,中移动斗了十几年才发现自己真正的对手是腾讯。工商银行闹了几十年,才发现马云是它最危险的敌人。

  决定权在教育

  “在这种巨大变化、革命时刻到来的时候,你说可以忽略掉,可是你忽略掉就有人去超过你;你不敢跨界,就有人跨界来打劫你。”汤敏说。

  所以“决定了这场革命中人才的重要。而与之对应的人才的培育就是教育革命。”

  汤敏解读说,市场我们自己就有,资源我可以全世界买,最后就是看你的人。它需要每个人有很大的创造力。那个时候的企业,就不是现在这种大企业,它不需要大流水线,不需要大规模,那时候企业都是小微企业,因为他是服务少数人就够了,那么你有没有那么多为小微企业服务的金融体系,服务体系,政策体系?在这里头核心实际上都是人,这种对人的渴求,是对现有教育体系的一次革命。

  而这一时期的教育革命也极具自己的特色。

  他说,这场这场教育革命是由一个不见经传的肯汉先生在不经意中挑起的。肯汉从给他的表妹补课,当家教开始的。即通过网上做家教。等他把它录下来家教节目放到网上就不仅她表妹能看到了,好多人都看到了。据网上的演绎出的奇迹,这个节目被比尔盖茨发现了。比尔盖茨的两个女儿数学很差,但有一天他突然发现两个女儿的数学提高了。女儿告诉了他是因为看了这个节目。之后比尔盖茨给他投了几百万美元,让他成立一个肯汉学院。如今专门做网上做录像教学,提供了3500门课程。

  其后,跟进的大学是斯坦福、哈佛和麻省理工。于是,MOOC教育开始了。

  汤敏介绍说,在中国,MOOC教育台湾已经开始了,效果极佳。而内地呢?我们教育部门稀里糊涂的时候,咱们中央高层倒很明白。在三中全会字字千金的时候,就专门有那么一段话,“构建利用信息化手段扩大优质教育资源覆盖面的有效机制,逐步缩小区域、城乡、校际之间的差距”,中国教育最大的问题是教育不公平,不公平在什么地方,现在不是校舍了,现在关键是教师。不但中小学不公平,大学也不公平,我们好的学校国家投资了多少财力,985、211。但是我们巨大的二本、三本,甚至连五本都不是的学校占了绝大部分,这个也非常不公平。而这个不公平是无解的,只有现代化信息手段才有可能减少这个差距。

  最近,清华大学也开始设置自己的在线教育,成立了国内高校第一个网上教育平台。以后会有相当多高校加入这一行列,很多课程也将免费开放。

  “实际上,教育革命和第三次工业革命对于中国大陆而言,教育革命目前看来反而更难”。汤敏说。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5)收藏(0)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