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金融正文

雪野信托陷“非法”泥潭

作者:李继远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4-3-14 23:30:00

摘要:连年资不抵债、几乎停滞的业务如何能带动百亿销售?动辄高达15%的高收益又如何保证?

雪野信托陷“非法”泥潭

本报记者 李继远 潍坊、莱芜、济南报道
    连年资不抵债、几乎停滞的业务如何能带动百亿销售?动辄高达15%的高收益又如何保证?这家被点名批评的雪野信托,难道会化腐朽为神奇?
    2月底,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网站发布通知称,在深圳注册的33家信托公司存在以类信托模式“无证经营”的公司,并要求在一周内进行整改。深圳雪野信托有限公司(简称“雪野信托”)便在其中。
    但雪野信托在去年10月份便已经开始在山东淄博、潍坊、青岛、济南等地开展信托产品的销售工作。且《华夏时报》记者发现,雪野信托自然人股东刘茹萍还注册有深圳金雪野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其基金产品也同样存在涉嫌违规对外公开募集资金的行为。
    雪野信托以及雪野基金募资投向为莱芜雪野航空产业园内的多家企业,但其中“德国轻型飞机有限公司”财报却显示公司已是连年资不抵债,2012年公司流动资金仅有3.6万英镑(人民币37.42万元)。
    同样,位于莱芜雪野航空产业园内的多家企业也是人迹罕至。“马上要装修了,装修完了下半年才开始销售。”在雪野通用航空交易中心,一名销售人员称目前交易中心仅进行售票参观。
无证信托
    如今,雪野信托的官方网站已经显示正在升级。不过,本报记者从其官网下载了一份名为《雪野信托集合资金信托计划(通航1号)推介书》的文件,该文件也正是雪野信托发行的信托产品介绍。
    推介书内容显示,“通航1号”受托机构为深圳雪野信托有限公司,发行规模“不低于人民币6亿元”。
    信托期限分为三种,A类2年期金额在100万至300万之间的预期年收益率为12%,B类超过300万元的预期年净收益率为12.5%。而C类5年期的预期年净收益率则分别高达14%和14.5%。
    按照推介书的介绍,“通航1号”所获得的信托资金将向中国雪野通用航空控股集团(以下简称“雪野集团” )发放信托贷款,雪野集团将融资资金 2 亿元用于子公司山东雪野通用飞机交易中心,预计购买 100 架各种机型;2 亿元用于山东雪野天翼股份有限公司和山东雪野直升机组装维修有限公司;2 亿元用于山东齐翔通用航空有限公司,航空产业园的建设、支付工程款、采购原材料、采购设备等。
    而按照中国银监会《信托公司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办法》第二十七条规定,不得将信托资金直接或间接运用于信托公司的股东及其关联人,但信托资金全部来源于股东或其关联人的除外。
    那么雪野信托与雪野集团及其上述三家子公司有没有关联呢?深圳市场监督管理局官网查询显示,雪野信托成立于2013年8月21日,自然人股东刘茹萍出资9000万占比30%,法人股东山东雪野直升机组装维修有限公司出资2.1亿,占比70%。
    记者获得的一份中国雪野通用航空控股集团内部宣传资料显示,该集团下属六家公司,其中山东雪野直升机组装维修有限公司正是其旗下子公司,除此之外,其他五家子公司分别为中国雪野通用飞机交易中心(有限公司)、山东雪野天翼航空技术开发股份有限公司、山东天祥航空运动俱乐部、山东齐翔通用航空有限公司、中美加州航空飞行学院。
    记者还发现,山东雪野直升机组装维修有限公司还是山东雪野通用飞机交易中心管理有限公司的法人股东,以3500万元出资占总股份的70%。不仅如此,深圳雪野信托有限公司竟公然出现在了山东齐翔通用航空有限公司的股东列表中(以下简称“齐翔航空”),并以1300万元出资成为齐翔航空持股65%的大股东。
涉嫌“非法集资”?
    不难看出,雪野信托与雪野集团以及其旗下六家子公司有着密切的关联关系。那么,这笔信托资金是否全部来源于股东或关联人呢?
    记者调查发现,雪野信托自然人股东刘茹萍在雪野信托成立之后不久,便先后成立了山东雪野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雪野投资”)、山东雪野投资有限公司潍坊分公司、山东淄融投资有限公司、山东雪野投资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
    雪野投资官方资料显示,雪野投资是深圳雪野信托有限公司旗下专属理财品牌,隶属于雪野信托。
    据了解,四家公司分别位于济南、潍坊、淄博和青岛四地市,其主要目的便是对外销售雪野信托旗下的信托产品“通航1号”。
    来到雪野信托推介书上所留地址,记者以客户身份试图咨询信托产品,不过,在多番打听记者身份之后,一名前台工作人员阻止一名员工向记者介绍相关情况,并表示“领导已经去深圳,等领导回来再了解”。一名正在观看视频的客户也被带往其他房间。
    当日,青岛分公司一位骆姓负责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同样坚称:“我们没有什么基金、信托项目,都是胡诌的。”
    11日,记者以应聘者身份来到位于潍坊市金融街的潍坊分公司,近60平米的大厅被分成两部分,房间右侧摆放了数十把椅子以及投影仪设备,类似讲台附近堆着大量礼品。而房间左侧同样有数张圆桌。
    “现在正忙着搬家,包了一整层楼,要搬到新华路胜利街的新办公楼上。”潍坊分公司一名“讲师”身份的员工告诉记者,信托产品将在15日开始正式销售,“之前一直在做基金,3月1日已经卖完。”
    潍坊分公司一名刘姓经理也向本报记者证实,公司此前一直销售基金产品。据了解,基金产品来自深圳金雪野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工商资料显示,公司法人同样是刘茹萍,注册资金500万元,股东则分别是刘海丰和王志强。
    上述刘姓经理告诉记者,基金产品每份仅5万元,年收益高达15%。潍坊分公司2000万元份额已经发售完毕。公开信息也显示,通航1号基金将用于山东雪野直升机组装维修有限公司相关项目,募集规模为2亿元,投资周期为1-3年,每投资周年可赎回出资额。
    而根据深圳市人民政府2010年发布的《关于促进股权投资基金业发展的若干规定》文件已明确,股权投资基金管理企业,不得以任何方式公开募集和发行基金。
    据了解,相比“雪野信托”,“雪野基金”则早在2013年就已经开始在上海、西安、福州以及山东等地发售。相关产品信息散见于百度贴吧、赶集等网站。
百亿大饼
    通航1号的推介书还介绍称,目前,中国雪野通用航空控股集团正为下属子公司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德国轻型飞机有限公司通用航空产业园在雪野航空产业园的建设。
    投资期限为 5 年,投资总额为人民币 10 亿元。
    推介书中大胆预计,到 2016 年,通用航空产业园第一期建设基本完成后,预期整个产业将带来直接的销售产值收入将高达125亿元,其中飞机制造20亿元、制造配套100亿、人员培训3亿、飞机托管1.5亿、关联服务0.5亿。
    但本报记者并未从德国公司查询系统中查询到德国轻型飞机有限公司。
    记者查询到英文注册名为“GERMAN-LIGHT-AIRCRAFT-LIMITED”的公司,公司注册地址则位于英国伯明翰,股东结构显示,“Cheng Yeng”、“Juergen Pannicke”分别持有3500股,持股比例各占50%。
    公司截至2012年底的年报显示,公司资产共计11.35万英镑,负债为20万英镑,流动资金3.6万英镑,净值已是-4.53万英镑。除了2008年净值为正外,2009-2012年四年公司均为资不抵债的状况。而2012年也是公司所持流动资金最多的一年,共有3.67万英镑,按照汇率换算,也不过37.42万元人民币。
    连年资不抵债、手持现金最多仅37.42万元的公司如何能够在山东莱芜创造百亿销售,让人生疑。
    记者获得的一份德国轻型飞机有限公司的宣传资料显示,广州中德远达轻型飞机有限公司为该公司在中国的“代表”,工商注册资料显示公司成立于2012年8月8日,法人为张明艳,中国区总经理为申定龙,注册资本仅100万元。值得注意的是,申定龙还是山东雪野通用飞机交易中心的自然人股东,持股30%。
    “莱芜市政府从2009年开始举办首届中国国际航空体育节,连续办了三年。”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由于资金不足,航空体育节在2012、2013年未能如期举行,“莱芜市政府试图通过借助企业的力量,通过市场化的运作方式激活上下游产业。”
    莱芜市政府能否如愿?13日,记者来到位于莱芜市雪野湖附近的航空产业园,规划面积高达3500亩的产业园内人迹罕至。“一天能有5、6间房。”当地斥巨资修建的四星级酒店雪野宾馆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本报记者。
    不远处的齐翔航空车间以及雪野天翼航空技术开发公司均已是大门紧锁,而雪野通用飞机交易中心偌大的展厅内仅有一男一女两名工作人员。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本报记者,自己对目前销售的飞机各项参数并不了解,需要在培训之后才能进行销售,而目前交易中心仅进行售票参观。
    “目前,购买飞机审批手续复杂、低空领域尚未放开,这些都制约着莱芜航空产业的发展。”上述知情人士认为,上述企业在产业前景难料的情况下画下百亿大饼,违规融资,无疑将为莱芜航空城埋下巨大隐患。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6)收藏(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