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ST金泰改制文件被指造假

作者:李继远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4-2-26 22:26:00

摘要:近日,原山东金泰数名员工则向本报记者爆料称,13年前的金泰改制存在诸多不为人知的暗箱操作和违法行为,而记者独家获得的文件显示,早在金泰上市之前,黄俊钦便已经介入了公司运营。
本报记者 李继远 济南报道

    一个月前,*ST金泰全资子公司金泰集团国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泰国际”)再次签订价值4471.68万美元的黄金首饰大单,这是继去年底首次签订黄金首饰买卖合同之后再度成功出售黄金首饰。
    自去年11月份*ST金泰出乎意料地介入黄金首饰贸易领域,金泰此番紧急自救之举经过一系列紧锣密鼓的辗转腾挪之后,距离恢复上市已经越来越近。
    其最近业绩预告显示,*ST金泰2013年度将实现扭亏为盈。这也意味着“不死鸟”*ST金泰即将在暂停上市一年之后重回资本市场。
    不过,近日,原山东金泰数名员工则向本报记者爆料称,13年前的金泰改制存在诸多不为人知的暗箱操作和违法行为,而记者独家获得的文件显示,早在金泰上市之前,黄俊钦便已经介入了公司运营。
改制文件造假
    2001年7月23日,金泰股份在上交所挂牌上市。不过,时隔不足半年之后金泰股份却做出了谋求转让股权的惊人之举。公开资料显示,*ST金泰控股股东为山东省医药工业研究所实验厂青年化工厂,为集体所有制企业。
    山东金泰集团原董事长兼党委书记刘黎明在此前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直言,转让股权原因在于公司在上市之前存在巨大资金缺口,转让股权实属无奈之举。
    “目前公司研发和市场开发投入严重不足,流动资金也异常短缺,已连续4个月未付员工工资。”“公司在中国银行的贷款已形成呆滞,利息加罚息累计1800万元,其他银行也有近3000万元的到期贷款,公司已无力还清,面临重大诉讼。如不改变现状,公司将失去未来几年的再融资机会。”本报记者获得的一份文件显示,金泰股份在2001年12月份向济南市化学医药工业管理办公室这样提到公司改制的必要性。
    次年1月4日,济南市化学医药工业管理办公室以济化医(2002)2号文件向济南市经济委员会提请改制事宜。
    “经我办研究并请示市经委,同意青年化工厂(以下简称“青化厂”)整体改制组建为‘济南金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同年1月28日,济南市化学医药工业管理办公室以济化医(2002)6号文件批准山东省医药工业研究所青化厂改制,同时,济南市经委以济经企办改字(2002)1号文件批准同意青化厂改制。
    几经请示审批,北京新恒基最终成功入主金泰股份。
    “公章是假的,文件也是假的。”来自山东金泰的数名内部人员则向本报记者爆料称,济化医(2002)2号、济化医(2002)6号、济经企办改字(2002)1号3份文件所盖公章与济南市化医办、济南市经济委员会所用印章不符,3份文件均为山东金泰所伪造。
    他们认为,山东金泰高管伪造审批文件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赢得新恒基以及员工们的信任、降低审批风险,尽快推进改制与股权转让的工作,“目前,济南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已对该案立案调查。”
    今年2月26日,记者试图联系济南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了解案情,不过,该支队一位该案件的负责人以案件保密为由拒绝透露相关情况。
    原金泰内部员工所获得的当时的内部文件显示,改制过程中,职工成为金泰急欲摆脱的包袱,对于急于推进改制的金泰来说,职工的决定权也在一系列的操作下成为可有可无的“走过场”。
    一份《山东省医药工业研究所实验厂青年化工厂职工大会会议决议》显示,青化厂职工大会于2001年12月17日下午4点在金泰集团三楼第二会议室召开,会议通过了“出让企业所有权”的议案,不过,在这份盖有公司印章以及高管签字的文件上,参会职工人数以及占职工总数比例一栏均是空白。
黄俊钦上市前介入
    上述爆料人向本报记者提供的一份股权转让协议也印证了职工的说法。实际情况是,早在3天前,也就是2001年12月14日,金泰便以青年化工厂职工代表大会作为甲方与北京新恒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
    19日,双方再次签订了一份股权转让协议书补充协议,协议中甲方由山东省医药工业研究所实验厂青年化工厂职工代表大会修改为山东省医药工业研究所实验厂青年化工厂,协议给出的理由是“青化厂职工代表大会因不具备法人资格,不能独立承担民事责任。”
    就在当日,由北京新恒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发出的一份3000万元的银行汇票也已经到达了济南金泰科技有限公司(后更名为“济南润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户头上,这也是合同中约定的首付款。
    也就是说,在召开职工大会表决之前,山东金泰的股权转让工作已经开始。而上述原金泰内部人士提供了一份印章登记表则进一步证实,实际上,早在金泰上市之前,黄俊钦就已经介入公司运营。
    在这份来自财务中心的印章登记表的文件中,印章留样中合同章的留样则是黄俊钦的个人印章,登记日期是2000年3月29日,这个时间距离金泰上市仍有一年零四个月。
    上述金泰的内部人士认为,黄俊钦上市之前介入公司运营,那么股权转让则就是双方已经私下内定的程序。
    “不知道这些事情。”26日,*ST金泰董秘办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对上述情况并不知情。记者随后多次联系*ST金泰董秘杨继座手机,电话始终无人接听,采访短信也未获得回复。
    一系列隐秘的操作下,金泰股份从青化厂的控制下脱离,而作为集体企业的数百名职工,却自始至终被有意忽视。他们非但未能从股权转让所得中受益,反而在改制过程中被抛弃。
    据了解,原青化厂除对金泰股份享有26.99%的股权外,还拥有山东兴泰实业股份有限公司35%的股权,持有济南鑫川有限责任公司以及济南鲁雅制药有限公司分别52.9%和68%的股权。
    济南润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济南润博”)不仅代收了新恒基首付的3000万元款项,上述所有资产悉数进入了济南润博。而济南润博的实际控制人正是山东金泰原董事长兼党委书记刘黎明。
    由于青化厂已经被注销,2004年6月份,360名青化厂职工曾联名起诉济南润博要求归还集体资产,山东省高院以主体不适合为由,未受理青化厂职工的诉讼请求。
    据了解,*ST金泰眼下正为恢复上市工作紧张忙碌,而数百名年龄已过半百、因改制而失去生活来源的原金泰员工仍然坚持对13年前的欺骗讨说法。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4)收藏(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