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公司正文

中冶银河债务谜团

作者:李继远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4-1-6 10:51:00

摘要:涉及38.79亿元银行债权的风暴中心仍盘旋在中冶纸业银河有限公司上空并继续发酵,关于这场纠纷的较量已经持续半年之久。

中冶银河债务谜团

本报记者 李继远 聊城、济南报道

  一个涉及38.79亿元银行债权的风暴中心仍盘旋在中冶纸业银河有限公司(下称“中冶银河”)上空并继续发酵,而关于这场纠纷的较量已经持续半年之久。

  久拖不决的停滞局面之下,银行方面已经慢慢失去耐心,平和对峙的局面如今已经剑拔弩张。

  日前,应兴业国际信托有限公司的请求(案件标的1.86亿元),福建省高院前往临清市中冶银河公司采取财产保全措施,强制查封了银行存款和存货,而在此之前,北京银行也已经对其申请了强制执行措施。

  一旦银行相继采取强制措施,中冶银河无疑将陷入“停摆”险境,可能引发的六千余名职工下岗,也将成为悬在地方政府头上的一枚“定时炸弹”。

  各执一词

  中冶银河前身是临清银河造纸厂,始建于1958年,为山东省六大纸业集团之一。曾经是中冶纸业集团有限公司下属全资子公司。

  2013年3月份,国资委批复同意将中冶银河100%国有产权无偿划转至诚通集团。

  不过,诚通集团入主之后,中冶银河却旋即陷入令银行以及地方政府出乎意料的经营困境之中。

  “4月份只有部分银行收到财务报表,到了5月份就没有一家银行再收到过财务报表。”12月8日,在济南举行的债权银行会议上,一位债权银行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到了6月份,各家银行的贷款陆续出现逾期的情况。

  6月5日,中冶银河在北京银行的5000万贷款成为首笔逾期贷款。随后工行和华夏银行又有4000万和3600万贷款到期。6月底,中冶银河应该到期支付的贷款利息也最终停止支付。

  截至2013年9月30日,中冶银河占用15家金融机构授信38.79亿元,其中授信逾期10.38亿元,欠息5949万元。

  “与中冶银河合作了10年,看着其得从县级的国企成长为央企,一直合作得都很好,信用额度从6000万增加到6个亿。”上述债权银行负责人表示,“企业一直生产正常,6月份却宣布无力归还债权和利息,而且四五月份还有银行增加了授信。”

  据了解,6月份,诚通集团给出的解决方案是,成立中国诚通银河纸业公司,将中冶银河资产以及40%的债务注入新公司,原中冶银河成为新公司的子公司,承担原有的60%的负债以及包袱。同时要求各家银行提出续贷且实行下浮30%优惠利率。

  不过,银行方面认为诚通集团给出的方案试图逃废债务,方案遭到了债权银行的拒绝。诚通集团其后给出的多套方案与之前并无太大差异,按照最新方案,其中仍然要求银行豁免银行非抵押债权11.96亿元以及利息0.64亿元。

  “诚通提出的方案与银行提出的方案像并行的铁轨。”一位参与维权的银行人士颇感气愤,他认为,诚通集团的各个方案中都提出本金必须打折,利息也必须打折,而本金打折的权限在国务院,只有在破产清算的情况下才可能,这样的本金打折是没有依据的,各行也没有这个权限,“我们认为利息是可以谈的,但是本金不能有损失。”

  逃废债务虚实

  “如果出现这么大额的亏损后,银行会把此处划为银行高风险地区,今后贷款只减不增,贷款审核也将收紧,银行在当地设置分支机构也会设定限制。”12月8日,一位债权银行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一旦银行对当地的信贷支持收紧,那么对当地企业以及金融环境的负面影响都将是不可估量的。

  这也是临清、聊城以及山东省三级政府最不希望看到的局面,而对于财政收入列山东省中下游的聊城市来说,压力更是显而易见。

  债权银行与诚通集团之间始终不能达成共识,而各家银行贷款也陆续面临计入呆坏账的风险,这也引起了山东省政府的高度重视。

  2013年8月份,山东省政府致函国资委,称受权属关系等因素制约,虽然山东省各级政府做了大量工作,取得了一定成效,但是仍无法从根本上化解风险,“请贵委予以重视,采取有效措施,尽快恢复中冶银河正常生产经营。”对于诚通集团始终坚持的重整立场,函中表示“诚通集团提出的所有重组或重整方案均凸显悬空、逃废银行债务意图”。

  据涉贷银行反映,2011年至2013年3月末,月均回笼货款5.07亿元,但4月份以来回笼货款不再向辖区涉贷银行账户回流,“且诚通集团拒绝为中冶银河提供担保,完全符合逃废银行债务的认定标准。”

  不过,诚通集团并不认同对于重组“涉嫌恶意逃废银行债务”的认定。

  10月28日,包括国资委、银监会、诚通集团、银行债权委员会、聊城临清两地地方政府以及中卫市政府代表的“六方会议”在北京召开。

  本报记者获得的一份会议纪要显示,诚通集团副总裁李友生在会上表示,诚通集团对中冶银河进行保护性查封的资产将纳入企业债务重组的方案,对所有的债务人公平分割,“诚通不会拿走一分钱”。

  财务造假说法不一

  诚通集团认为,中冶银河如同“皇帝的新衣”,企业存在资产虚高、财务造假的重大问题。

  一是,2011年底中冶银河以资产置换方式注入16亿元土地等资产,2013年6月份当地政府认为不符合法律程序,收回了相关土地使用权证,造成事实亏空15亿元;另一方面,中冶银河多年来向银行和股东提供的财务报表不一致,其中,2001年至2012年间向银行提供的报表与向股东提供的报表,利润累计相差17亿元,净资产相差11亿元。

  不过,这一说法遭到了临清市市长李新阁的反驳。李新阁表示,当时企业有上市意向,而考虑到部分设备价值低,所以将土地以资产置换方式支持企业优化资产,并明确表示专项用于支持上市,并未计入资产,“不知为何现在诚通集团调整减少15亿资产”。

  济南一家银行负责人也证实,截至2012年年底,中冶银河提供的财报显示企业无形资产为32399.7万元,其中土地使用权32369万元,“不存在虚增资产的情况。”

  “中冶银河一直是临清当地最好的企业,2010、2011、2012年纳税分别为1.4亿、1.6和1.67亿元。”李新阁提到。银行方面则认为,中冶银河一直存在潜亏,却每年缴纳过亿税金,并不符合常理。

  “交税只要有产品销售,税是少不了的。”12月14日,中冶银河副总顾红君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受市场行情影响,中冶银河债务问题确实非常严重,“银河每年银行利息就超过3个亿,但是企业无法实现3个亿的利润,严格意义来说,每年的亏损接近三个亿,这种情况,任何一个企业都负担不起。”

  顾红君坦陈,为了维持现金流,企业只能逐渐扩大银行债务,“2011年-2012年这段时间,银行债务起码增加了七八个亿。”

  不过,对于“六方会议”中所提到中冶银河向银行与股东提供的报表不同,涉嫌财务造假的情况,顾红君则表示否认,“两份报表是不可能的,都是同一份报表,只不过与实际情况有差异。”

  “目前,银行债权委员会已经形成了三套方案。”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其中一套方案被债权银行普遍看好。

  方案表示,债权行希望由本省或者本地同行业企业以零对价转让的方式接收中冶银河,政府在税收、用电、土地置换等方面给予扶持,债权银行以借新还旧、收回再贷的方式解决前期贷款到期贷款问题。

  同时,对于重组资金,方案要求由诚通集团按照有关部门的规定,将中冶科工、国资委给予中冶纸业集团的重组扶持资金,按照比例分配给中冶银河,与接收企业注入资金作为重组资金,用于恢复正常生产和职工安置问题。

  “这个方案是不现实的。”顾红君表示,中冶科工提供的48亿元将主要用于解决中冶科工担保责任。

  “国资委还将从预算资金中拿出20亿来支持重组。”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这20个亿不是单指中冶银河,而是要解决整个中冶纸业集团的问题。”顾红君认为该方案不存在操作的可行性,他表示“国资委20个亿的资金现在还没有到位”。

  据了解,12月12日,应兴业国际信托有限公司的请求(案件标的1.86亿元),福建省高院对强制查封了中冶银河的银行存款和存货。随着各家金融机构相继对中冶银河申请强制执行措施,中冶银河即将陷入“停摆”危机,而6000名职工即将面临失业所可能引发的震荡让当地政府倍感压力。

  “诚通方面表示不会让中冶银河破产。”一位债权银行人士透露,诚通集团表示随后将再次与债权银行方面进行协商,不过事态走向仍然并不乐观。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6)收藏(0)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