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产业正文

邵隆图:我把海宝当做自己的孩子

作者:朱光强

来源:

发布时间:2009-02-28 21:20:00

摘要:邵隆图:我把海宝当做自己的孩子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朱光强 北京报道

   历次重大活动的吉祥物都是令人瞩目的焦点,它不仅反映了东道主的文化魅力特征,更是东道主整体品牌传播形象的集中体现,吉祥物已经成为世界范围的主要文化无形遗产。而2010年上海世博会的吉祥物海宝的设计更是让人耳目一新,蓝色的“人”字精灵令人眼前一亮。那么,海宝的诞生过程有着哪些无人知晓的秘密呢?近日,本报记者对海宝设计团队的总设计师邵隆图进行了专访。


设计理念与国际接轨
    《华夏时报》:“海宝”创作过程是怎样的,经历了哪些主要困难?
    邵隆图:在创作海宝的过程中,差不多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是最痛苦的,因为如果不解决概念创意的问题,其他问题则无法解决。这在系统设计学上是个很详细的东西,首先,我们对概念创意如何去描述它,它的逻辑又怎么建立,都是一些令人头疼的问题。对于上海这个城市的表现,它不仅要有力度,更要有风度;它不仅要有速度,更要有精度;它不仅要有高度,更要有气度,就是要表达出“上善若水,海纳百川”的文化特征。在“海宝”宣传海报全面出街的前一天凌晨,在延安高架上,我亲自看着广告牌一个个悬挂起来,就像等待自己的孩子出生一样,心情难以言表。
    《华夏时报》:如果“海宝”也有性别的话,您认为他(她)是一个怎样的人?
    邵隆图:我们当时并没有明确他的性别,但他的行为举止则暗示其比较符合男孩子的个性,但他是虚拟的,并不是人类,他源自大海,可以看出,他整个就是由水组成的。他是聪明的、自信的、积极的、热情的、乐观的、执着的,他有着强烈的好奇心,但经常会犯一些可爱的小错误。他喜欢模仿人类,但有时会做过头,他从不轻易放弃,更不会灰心。以前中国的卡通,总是容易把形象描述得太过完美,离现代人的距离越来越远。但我们看到国外的机器猫、蜡笔小新、猫和老鼠等,他们都有自己的局限和缺点,这使得形象更加贴近生活。后来我们在与很多专家讨论的时候,碰撞出不少火花,比如海宝晚上睡觉的时候,他会变得水平,因为海宝是由水组成的嘛,还有海宝出汗就会变小、喝水就会变大等等。
    《华夏时报》:您曾参与“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的讨论,您当时是怎么理解这句话的?
    邵隆图:在1999年上海申博时,我就对“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的理解提出了我的看法:何谓城市,我的理解——城市,更确切地说,是千百万人很孤独地栖居在一起。人与人之间尽管物理距离很近,心理距离却很远。或许你在一个地方住了很多年,可隔壁邻居的姓名你都不知道。城市是孤独的,人与人之间是冷漠的。而世博会要解决的,不仅仅是城市硬件的建设,更应该是要让城市人的生活更加美好,因为世博会研究的主题是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科技、人与人之间的和谐相处。
    因为只有人,才是城市的主体,更是生活的主题。在日本,我们看到每个地铁站、扶手柄上、电梯按钮上、取款机上……都会有盲文的指示,这是对盲人的尊重。这就是爱,就是以人为本,一个城市最重要的不仅仅是高楼,更是这些看不见的细节,它决定了一个城市的气质和它的修养。


中国创意产业任重道远
    《华夏时报》:您认为中国的创意产业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哪些差距?
    邵隆图:我们刚刚从温饱步入小康,但我们的思维方式和文化习惯还没有走完温饱阶段。中国的创意产业则与发达国家有着巨大的差距,这主要体现在几个方面:首先是集体价值取向与个人价值取向的矛盾。长期以来,中国都是以集体价值为取向,不鼓励个人价值的凸显。要明白,人才是创意产业的核心,他们的工作有着特殊性和不可替代性,能力常来自于个人经验的积累以及个人灵感的迸发;其次是创意产业机构,我们现在创意产业园区的建设,往往都伴随着一番商业化的改造和炒作,但也吓走了不少真正的创意机构,留下的也就只能是那些要么是求快求省,要么追求来钱快的商业、时尚业。而台湾的创意产业园区则大不同,所有的落户机构都是以资产为纽带,董事会统一管理和宣传,最终实现共赢的目的;还有就是创意、执行、推广的创意产业化,我们的大量创意人才放弃了市场营销学,对市场营销几乎一窍不通。很多创意企业都喜欢凡事靠自己的努力去完成,他们去除了广告代理、营销代理、销售代理等,剩下三个轮子,三轮车怎么能上高速?还有的甚至把媒体也略去了,两个轮子就变成自行车,上高速公路既没速度又没风度,还不安全。
    另外,中国最欠缺的是伯乐产业,即能发现千里马,扶植千里马,管理千里马,运营千里马的产业。而这个伯乐可能就是营销专家,因此,创意产业的伯乐培养就显得更加重要。
    《华夏时报》:中国是否需要一个卡通品牌形象?
    邵隆图:2008年3月日本任命卡通人物“机器猫”为日本首位形象大使,宣传日本文化。可以想象,同样一句话,让日本首相说和机器猫说效果当然不同,即使机器猫讲错了,人们也会有所谅解。因为真实的人物和事物容易被看透和形成不同喜好,而虚拟卡通形象在人为的控制下塑造了美好形象,并用拟人描述来满足人们在真实生活中无法实现的理想需求。世界越来越虚拟,虚拟也是最吸引年轻人的语言!所以,我们最近大量研究的都是80后、90后的语言和喜好,我们明白:他们是未来的主人。我们还发现,网上一部流传甚广的《大话世博会》的宣传比千千万万的正规传播更有效,因为这是年轻人的语言,他们在这样俏皮、恶搞的宣传下,自然而然地接受了大量关于世博会的信息。这也就是我们长期以来对于“找对人、说对话、做对事”的最好诠释。所以,中国有必要创作卡通形象,让自己在世界范围里更加年轻和亲切。
    《华夏时报》:除了为世博会创作吉祥物以外,您还将参与哪些世博会的工作?
    邵隆图:最近,我们在参与关于上海世博会如何向北京奥运会借鉴和学习城市管理的活动。这次北京举办奥运会,整个城市的运营管理细节真的让我非常感动,如人车分道、垃圾分类等,这是目前上海在世博会前需要改进的地方。所以我们就在想,既然北京能做到,我们相信,上海也能行。等到世博会开幕后,我的主要活动就是带朋友参观世博会了。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7)收藏(0)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