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产业正文

国资委向五大电力央企注资126.7亿

作者:王冰凝

来源:

发布时间:2009-02-21 20:33:00

摘要:国资委向五大电力央企注资126.7亿

国资委注资百亿拒绝买单电企政策性亏损
国内煤价暴跌使煤电重点合同价格拉近 电企坚守价格谈判底线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王冰凝 北京报道

   因国资委不愿为发电集团政策性亏损买单,2008年五大电力集团总体亏损达400亿元,但仅获得为电力央企注资126.7亿中的6亿元。
    2月20日,国资委在2008年国有资本经营预算中向部分中央电力企业提供了126.7亿元灾后重建资本性支出,其中向两大电网中的国家电网公司和南方电网分别注资87.3亿元和33.4亿元,但仅向五大发电集团中的华电集团、华能集团和大唐集团分别注资2.5亿元、2.5亿元和1亿元,另两家发电集团中电投集团和国电集团因未受灾未获注资。国资委不打算为五大电企的政策性亏损买单,五大电企因此誓死抱团,坚守电煤合同降价,否则一单不签。
国资委不买单政策性亏损
    一电力集团高层告诉记者,五大电企2008年的亏损,是因面临电煤价格上涨,执行国家发改委低电价政策、承担社会公益性服务和政府指令性任务,而形成的政策性亏损,国资委目前的态度是,认为2009年547.8亿元的国有资本预算不应为企业的政策性亏损买单。
    对于2008年五大发电集团的集体亏损,国资委相关负责人的评价是“自找的”。
    该电力集团高层告诉记者,国资委认为2008年发电集团在收购资产上花费了过多资金从而增加了亏损额。
    但一位消息人士则向记者透露,国资委认为2008年五大电力集团轻易妥协,与煤炭企业签订涨价的电煤合同,从而因成本上涨导致巨额亏损,是“自找的”。
    2008年的煤炭订货会是近几年来最顺利的订货会。据悉,此次订货会上,政府相关主管部门向电力企业承诺,煤电双方签订涨价电煤合同后,2008年将上调电价,因此五大电企很快妥协,与煤企达成涨价协议。“但不幸的是,原计划分三次上调的电价,面临2008年下半年急转直下的经济形势,只小幅度上调了两次,并未调整到位,五大电力哑巴吃黄连,只得承受了政策性亏损的命运。”该人士说。
    按照国资委公开的对2008年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支出的具体分配方案,今年547.8亿的国有资本预算有三重用途:270亿元用于关系国计民生和国家经济安全的重点中央企业新设出资和补充国有资本;196.3亿元用于支持特大自然灾害中损失较重的中央企业灾后恢复重建;81.5亿元用于推进中央企业产业布局和结构调整。同时,入列547.8亿注资榜单的企业,还需要符合两个条件:负债率在90%以上且影响面较大的央企。
    “在国资委看来,五大电企的亏损是为执行国家发改委的低电价政策,从而导致政策性亏损,这与547.8亿的国有资本预算分配计划不符。五家电力集团仅获得6亿灾后重建款。”上述电力集团高层说,而此前获得注资的航空业央企则是市场性亏损,而且也是对政府有服务性付出的央企。
    而一位消息人士更是一语中的:“五大发电集团的政策性亏损是因为国家发改委的价格政策,政府要补贴应该用财政收入补贴,国资委是不会用国有资本预算为政策性亏损买单的。”
煤电合同价格趋近
    “五大电企要求电煤合同价格降50元/吨,而煤炭方面坚持应涨50元/吨,看似双方矛盾差距显著,实际煤电双方对2009年的电煤供求形势判断一致,心理价位也很接近,真实报价只是双方投出的烟幕弹。”英国巴克莱银行北京代表处代表、煤炭分析师刘清泓认为。
    刘清泓认为,虽然煤价执行双轨制,煤炭订货会一直带有计划色彩,但实际上目前的电煤合同谈判已经形似每年度的铁矿石长协谈判,市场化程度已经较高。“国内电煤需求占据将近60%的煤炭总需求,煤电企业的重点电煤合同是作为一种长协的形式存在,其价格低于市场煤价符合国际规则,只要政府不出手限价,合同谈判还是按照市场化的方式在进行。而这种长协的形式对于缩减煤炭和电力在市场中的风险都是有利的。”
    近两周秦皇岛煤价的急剧下跌,使煤电双方的重点电煤合同价逐渐拉近。
    根据国泰君安的数据,秦皇岛价格连续两周下滑,截至2月16 日,6000大卡大同优混平仓价格600元/吨,环比上周下降3.33%,较上月同期下降6.67%,较上年同期下降11.11%。同时,秦皇岛库存连续4周回升,截至2月14日,秦皇岛存煤738.3万吨,较1月10日低点回升49.36%,
    一电力集团燃料部负责人告诉记者,其实五大电力集团与煤企的心理价位原本是一致的,只是双方都不肯轻易放出底线。此次,五大电企靠政府注资挽回亏损成泡影,更要坚守价格谈判底线。
海外煤将成长期策略
    随着国内煤价近两周的暴跌,国际煤价骤然失去竞争力。
    “原本五大电企和华润集团组成的六大电企联盟,正在与澳大利亚煤企谈判的整体购煤协议,将澳煤到岸价谈到70美元/吨5800大卡动力煤,但国内煤价下跌后,进口海外煤已经不是当务之急,而成为一种长远战略。”一电力集团高管告诉记者。
    该人士同时指出,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日前在一次电力座谈会上提出要利用国内国外两种资源,电力企业海外找煤一方面为了缓解目前煤电之争的问题,同时也作为长远战略问题,尽量保存国内不可再生资源。“但进口海外煤面临17%的增值税,这就使得海外煤除了运输外又增加了增值税的成本,竞争力不强,电力系统建议政府降低或者取消增值税,鼓励进口海外煤,充分利用海外资源。”该高管说。
    “五大电企每年在山西省采购的煤炭达二三亿吨,从如今国际采购的煤炭量来看,货源较少,只是向煤矿施压的一种姿态,对国内煤矿几乎没有影响。”山西一煤矿相关负责人认为。
    但刘清泓认为,此轮国内煤价下跌,与五大电力海外购煤行动关系密切,虽然五大电力海外购煤仅仅几十万吨,与每年购置上亿吨的重点合同煤相比如同九牛一毛,但因为参与电煤订货的煤矿有几千家,每家的重点合同也就是上百万吨,电企海外购煤影响不了整个国内煤企,但必然会影响个别煤矿。
    而上述电力集团高管告诉记者,虽然电企不可能马上大批量使用海外煤,但目前仍着力与海外煤矿建立起一种长协模式,以实现电企的资源多样化。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4)收藏(0)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