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金融正文

沪小贷公司身陷两难境地

作者:罗杰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09-01-23 21:19:00

摘要:沪小贷公司身陷两难境地

沪小贷公司身陷两难境地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罗 杰 上海报道

    继本报连续报道上海小额贷款公司正在批量问世之后,记者了解到,这股“催生潮”目前已经进入退潮期,虽然上海金融办已经批准了23家小额贷款公司的名额,但是其开业速度却再也没有之前那样每周有两三家开业的情形。
    1月7日,上海小贷市场传来最新消息,作为首批8家小贷公司中注册资金最大的浦东金浦小额贷款公司,却因为股东萌生退意,至今迟迟未开,由于担心小贷公司前景不明朗,以及央行不断降息对于小贷公司业务产生较大影响,注册两亿资金的金浦小贷公司成为上海首家“难产”的小贷公司。
    与此同时,记者也从相关渠道获悉,由上海农村商业银行牵头崇明5家企业法人联合出资设立的长江村镇银行也已经获得上海金融监管部门的批文,预计在2009年初有望正式营业。这也使得长江村镇银行成为上海第一家村镇银行。
    “小贷公司对于村镇银行快速获批开业的心情应该是比较复杂的,在同一个地区,存在一个村镇银行和一家小贷公司,它们虽然在市场中所起的作用差不多,但是地位却不可相提并论,而首家村镇银行并未从小贷公司中产生,意味着小贷公司以后在经营过程中会面临村镇银行的竞争。”1月6日,松江龙欣小贷公司总经理陈欣欣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小股东决然退出
    1月8日,作为金浦小贷公司主发起人之一的华辰隆德丰企业集团总裁朱永兴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其实作为两家主要发起人的华辰隆德丰企业集团和上海伟龙企业集团的资金早已到位,但是由于个别小股东临时决定退出,造成金浦小贷公司不能如期开业。朱永兴也表示,公司现已重新调整了股东结构,将有望于春节前开始营业。
    但是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这和该公司起初预定的开业时间去年12月初以及金融办预定的推出首批小贷公司时间相差了近两个月。1月9日,本报在辗转联系到这位小股东之后,该人士表示,其实当初参与发起成立这家小贷公司的时候并未考虑太多,然而监管部门催得紧,就被主发起人拉去了。时至今日,经过权衡考量之后,还是决定退出,其实在这两个多月里,作为股东之一,其也在观察其他小贷公司经营状况,发现了一些问题,而这些问题并未拿出来讨论,这样会影响以后小贷公司的经营,现在已经有村镇银行问世,该人士担心小贷公司转制村镇银行的时间太长,希望不大。
    在早前,一位知情人士就向本报记者透露,在之前的一次上海金融主管部门专门召集小额贷款公司的讨论会上,第一家开业的宝山宝莲小额贷款公司李跃如就提出了他的担心:在小额贷款公司的经营过程中,如果有股东退出,该怎么办,在2008年8月出台的上海市金融办等四部门《关于本市开展小额贷款公司试点工作实施办法的通知》中,并未提到股东退出办法。
    “时隔一个月未到,就有金浦小贷公司在未开业经营之前出现股东退出的情况,说明小额贷款公司经营层的顾虑还是有先见之明的,而金融主管部门应该制定一个股东退出的办法。”这位知情人士向记者表示。


降息后的两难经营
    而随着上海已经开业的小额贷款公司经营活动陆续展开,记者也了解到,受到央行连续降息影响,小额贷款的业务已经受到冲击,直接影响小额贷款公司贷款金额的发放,客户与公司之间对于贷款利率的协定也出现分歧。
    “在降息108个基点之前,我们和贷款人之间签订的可能是8%,但是央行一下降息那么多之后,贷款人就提出意见,认为央行贷款利率降低,小额贷款的利率也应该相应降低,这样就必须重新签订贷款协议,这直接影响到小贷公司的放贷速度。”1月9日,一家已经开业的小贷公司总经理向本报记者诉苦。
    而记者也从宝莲小额贷款公司了解到,该公司是在成立一个月后,才将首笔贷款发放到开业时就已经签订贷款协议的上海枫泉通信电子设备有限公司的账户上,在开业之时,宝莲小贷与枫泉公司签订的是金额为50万元的贷款协议,而在经过一个月的财务审核等相关程序后,宝莲小贷才放贷给枫泉公司,其间央行的利率已经经过两次大的变动,当初拟定的18%年利率大幅下降至11.18%,而放贷金额则从50万元上调至70万元。
    但是小贷公司面临的经营困难还不仅如此,放贷速度过快也成为困扰现在小贷公司经营的一大主因。据记者调查了解,有些注册资本为5000万的小贷公司,在短短一个多月内,其资本金的一半已经发放出去,如果继续按照这样的放贷速度,不需三个月,可能小贷公司就会面临无钱可贷的局面。
    “现在需要贷款的个人和企业很多,我们也希望把控节奏,但是很多事情并不是按照我们想象的那样发展,而且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小贷公司在成立时希望能够有一半的资金用于‘三农’,但是现在上门询问的都是小企业,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1月10日,一位从事小额房贷的业务员告诉本报记者。
    而社科院农村金融研究所所长杜晓山在了解上述情况之后分析称,小贷公司在现实经营中会面临很多细节问题,甚至操作上的难题,而这些问题的解决在政府出台的相关规定中却找不到,小贷经营者只能摸着石头过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6)收藏(0)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