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2008年货币政策的二难推理

作者:唐玮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08-12-26 21:44:00

摘要:2008年货币政策的二难推理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唐 玮 北京报道

    2008年是中国货币政策饱受争议的一年。从上半年5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到下半年5次下调利率,戏剧性的变化将作为政策制定者的央行推向风口浪尖。
    尽管货币政策的转变体现了监管层应对经济形势变化的果断,但“政策制定者缺乏前瞻性,对次贷危机认识不足”的质疑声还是令身为央行行长的周小川饱受压力。
    这一年,他的头发白了。


周小川的白发
    周小川,中国央行行长,之前他无论是出席国内还是国际会议,都一头黑发,保持着儒雅的形象。
    但在2008年10月初,本报记者在钓鱼台国宾馆偶遇周行长时,却见他鹤发苍颜,疲态毕露。
    10月26日,周小川在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关于加强金融宏观调控情况的报告时,也是满头白发。他称:“国际经济环境中不确定不稳定因素明显增多,国内经济运行中也存在一些突出矛盾和问题。下一步改革发展稳定的任务艰巨而繁重。”
    也许是复杂的宏观环境和艰巨的改革,使他无暇顾及自身的形象。当时,货币政策的官方口径已经从年初的“从紧”转到“灵活审慎”,并已经于9月、10月分别两次下调利率,下调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
    11月5日,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正式提出将实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周小川却无法放松,11月10日晚间,央行就部署落实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提出了五条措施,并提出要按照“快、重、准、实”的要求。接着央行火速降息108个基点,调整幅度创11年之最。12月22日,在市场广泛预期之下,央行又将利率下调27个基点。
    在金融危机的影响并未完全见底,中国经济下行压力还在不断加大的背景下,周小川的白发一如既往,12月他在香港出现之时,语调依旧具有亲和力,曾经温文尔雅的黑发一去不返。
    发色黑退白显的过程,正值货币政策转变,质疑也接踵而来:央行的“变脸”过于缓慢。争议集中在于,当宏观经济露出下行的端倪时,甚至局部省份出现了中小企业大量经营困难或倒闭的情况下,央行的货币政策依旧从紧不动摇,并屡次表态暧昧,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微观主体对未来的预期。


央行的转变
    “指责扑面而来,央行却有些无辜,尽管从现在看来,转向的时机相对于经济的实际发展显得有些迟了。”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说,但回想起当初,绝大多数声音还是支持货币紧缩,因为,谁也没有料到,国际形势风云突变,对国内经济的影响如此快速、幅度如此之深。
    而曾经被评为“最坚决的央行行长”的周小川,成为了“走钢索”的人,徘徊在控制通货膨胀和促进经济增长的双重目标之间。
    2007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确定“双防”为宏观调控的首要任务,并决定2008年实施稳健的财政政策和从紧的货币政策。
    于是,坚定不移地围绕以反通胀这一目标而行动的央行,先后于1月16日、3月18日、4月16日和5月12日宣布上调存款类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各0.5个百分点。又于6月7日宣布上调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但也为加强对“三农”的信贷支持和加大对灾后恢复重建的支持力度。
    而此时,火热的CPI数字渐渐发生了变化,从5月开始,不再维持在8%高位之上,渐渐开始回落,5月7.7%,6月7.1%,7月6.3%,8月4.9%……
    鲁政委认为,从CPI数字的变化,可以看出前期从紧的货币政策的必要性。问题在于,在通胀情况有所稳定之后,有没有必要继续加力和维持紧缩?
    因为与此同时,美国的次贷危机却在不断加深,对我国出口、金融领域的影响逐步显现,内外因交错作用下,中国经济增长难以避免地开始走缓。
    于是,2008年7月25日,中央召开会议确立了下半年工作任务,宏调目标由“双防”变为“一保一控”,即把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控制物价过快上涨作为宏观调控的首要任务。
    之后两天,央行召开季度货币政策例会,明确下一阶段货币政策的取向和措施,强调要保持货币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增强金融宏观调控的预见性、针对性、灵活性,要求把握好调控的重点、节奏和力度。
    直至2008年9月15日,央行才下调了贷款基准利率和存款准备金率。
    很多专家认为,“二率齐降”标志着央行正式变脸。但央行并没有明确表态。
    “转向,可能是出现了比较慢的迹象。”中国社科院金融所货币理论与政策研究室副主任杨涛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慢在整个宏观经济都有转向之后,货币当局有些表态还是比较暧昧的。这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微观主体对未来的预期。这也是大家批评货币政策的原因。
    但杨涛也指出,转变的时间点选择非常困难。欧洲央行2008年5月就实行过加息政策。加息前,欧洲央行也表现得非常乐观,但没想到,在第三季度,欧元区就出现了明显的经济衰退。
    “对于货币政策,我们应当用历史眼光来看,2007年年底到2008年年初,我们看到的确有非常大的通胀压力。”杨涛说。
    而反通胀,一直被央行定为主要任务。《中国人民银行法》也规定,货币政策的首要目标是保持货币币值的稳定。故就货币政策而言,防止通货膨胀预期失控是对内货币政策的主要任务。
    现在的周小川,既要警惕通胀通缩反复交替出现,又要面对大量的质疑,还要注意灵活运用货币政策以保证经济增长,无心掩盖华发,忧心忡忡也情有可原。


未来政策的取向
    正因为有“未及时转向”的质疑在前,周小川对未来货币政策的取向更为审慎。
    2008年12月22日,央行再次宣布降息0.27%,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下调0.50%。这是央行在百日内的第5次降息,但降息幅度却低于市场预期。
    但在“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和金融30条确定的2009年M2增长17%的指导目标下,多数专家预料2009年还有降息和下调准备金率的空间。
    鲁政委认为,这次调整是央行应对通缩与提高扩张性政策效率的必然选择。2009年仍有继续降息和下调准备金率空间。他预计,到2009年末一年定存基准利率将下降至1.17%-1.44%,四大国有银行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将降至10%-12%。
    清华大学经管学院教授李稻葵也预计,降息只是央行一系列动作的开始,紧接着将会有更多的货币政策出台,包括扩大货币发行、扩大贷款规模等等,而这一系列的政策,都是为了争取在2009年一季度内彻底改变市场预期。
    目标易定,践行难。“站在政策制定的角度,确定这样一个目标是可以理解的。”鲁政委说,但从对2009年经济运行的预期来看,最终达到这样一个目标可能并不容易。
    杨涛也认为,17%更多起到的是信号作用,表达未来货币政策更加宽松的信号。从货币当局角度来看,确立该目标也有其合理性,主要近期经济指标不断变坏,通货紧缩压力开始出现,政府希望增强货币政策的逆周期调节作用以抵御经济下行风险。
    虽然困难重重,我们依旧期待着2009年的新局面。央行任重,且道无止境。

 

华夏时报订阅电话
北京(010-59250200)  (010-59250001) 上海(021)52890785  深圳(0755)81197099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邮局订阅电话:11185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6)收藏(0)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