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一个基金经理2008年的政策市轨迹

作者:吴君强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08-12-26 21:44:00

摘要:一个基金经理2008年的政策市轨迹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吴君强 北京报道

    12月20日下午,北京君馨阁茶坊。
    B先生端坐在明式黄花梨圈椅上,手里捧着日本推理小说《海市蜃楼》,方桌上摆着一杯玫瑰茄茶。
    作为北京某大型基金公司的基金经理,B先生的简历耀眼:2000年就取得了特许金融分析师(CFA)证书,十年基金从业经验。
    不过,2008年里,他掌控的两只基金,一只跌破了净值,目前仍在1元之下徘徊,另一只基金虽然跑赢了大盘6个百分点,但跌幅仍然超过了50%。
     “做投资更需要冲劲。”他突然对我说。
    “做投资更需要经验和韧性吧?投资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我反问他。
    “不是的,不是的!如果你一年能把一辈子的钱都挣了,还要什么长期投资。”一项崇尚价值投资的他这句话让我吃惊。
    这是寒冬里一个普通的周末,B先生提前半小时到达约定的采访地点。在接下来的2个小时中,B先生开诚布公,回顾了一年的投资心路,他说,大家都认为股市是基金砸下去的,其实这是误解。


腰斩换来“明白”
    回到2008年年初,一切似乎还都在掌控之中。
    那时,中国还在担心经济过热的问题,宏观调控的首要任务是把高达8%的CPI降下来,银行利率和存款准备金率继续上调,银行的口袋越捂越紧。
    放眼全球,人们愿意相信,始于2007年3月的次贷危机似乎到了尾声阶段,野心勃勃的中国金融企业铺开了海外抄底的蓝图,中信证券的高管们正为管理层审批其收购贝尔斯登计划的低效率而着急,野心更大的中国平安把目光放到了欧洲,并将巨额资金来源锁定在人气旺盛的A股市场。
    “年初,大家都认为调整是好的,有利于后市的发展。”B先生回忆说,即使年初那场百年不遇的雪灾也未干扰到他的投资计划,“灾难从来都不是投资的敌人,因为灾难都是不可持续的,虽然损失很大,但以后只会越来越好”。年后的一波行情中,他的一只基金净值再次上涨到2元。
    但随后发生的一切,打破了所有的人幻想。
    A股开始了无理由的单边暴跌,在随后的三个月里,下跌近50%,最低跌至3000点附近。
    就在这段时间中,A股市场“不可思议”的事情越来越多,比如,基金在一只股票10元的时候建仓,却在它跌到5元的时候清仓,而这,并不是特例。于是,基金成了众矢之的。
    “也许是基金经理在股票5元的时候想明白了,这只股票可能跌到2元。”B先生笑着说。
    尽管如此,B先生并不认为是基金将指数砸了下去。“我是个市场不可知论者,市场有自己的运行轨迹,你问我为什么下跌,我也不知道。”
    但市场总是要找个下跌的理由,中国平安不合时宜地要再融资1600亿,下跌的罪名自然安到了中国平安的头上。
    单边暴跌也让管理层如坐针毡,证监会一度罕见地主动放话:不许恶意圈钱。沪指跌到3000点附近,市场呼吁已久的下调印花税终于成真,而这个利好带来昙花一现的行情,被证明只是个出货的良机。
    覆巢无完卵,到5·12地震发生的时候,B先生的两只基金的跌幅均达到25%。


奥运维稳主动不卖
    5·12大地震后,B先生发现,他对自己的基金操作空间越来越小,他需要考虑的不仅是股票本身的价值,还需要看管理层的“脸色”。
    “地震之后,证监会有一些窗口指导,说不希望基金公司净卖出。因为大家都说市场持续下跌是基金砸盘砸下来的,我们不相信,但媒体这样说,有的领导会担心其他的领导相信,于是就希望基金的运作尽量不要影响市场。”B先生说。
    “那段时间,我们都没怎么卖,遇到合适的价格,看中的股票还会买一些,但所谓的窗口指导,也有时间性,比如,一个星期里基金都不卖,但市场仍然下跌,领导认为,市场应该认同不是基金在砸盘,也就不再过多干涉了。”
    B先生解释说,监管层更多在意的是基金整体的情况,比如,作为一个整体,基金是否净卖出。如果整体没有净卖出,但个别基金净卖出,也不大会干涉。“实际上,基金与管理层也是在博弈,谁也不知道管理层如果真查了,会怎么处理了,也可能什么处罚都没有。”
    “维稳”政策持续了3个月,在北京奥运会开幕前后,“维稳”措施到了顶峰:基金高管被限制出境;基金经理们被警告不准发表负面评论;券商和基金公司对公司的数据系统进行了维护,以防遭到恶意攻击。
    然而,中国股市却一点不争脸面,奥运会开幕后的4天,A股跌幅达到10%,市场哗然。
    “奥运会开幕那几天,机构应该基本没有减仓,北京奥运会是国家的盛事,全国人民都很高兴,我们也不能干败兴的事。如果那几天还在卖,即使管理层不查,被媒体发现了,曝光了,会被骂死的。”B先生笑着说,不能将暴跌的罪名加在基金身上。
    “你不卖,有人卖,这是市场的规律,机构和管理层都不能改变其轨迹,这就对了,说明市场是有效的,其实,你去查日本和韩国的股市,在奥运会当年,这两个国家的股市表现并不好,像澳大利亚,在奥运开幕后,股市也开始下跌。”对于糟糕的奥运行情,B先生并不吃惊。


利好中“追涨杀跌”
    情况比想象得更坏。
    9月,百余年历史的雷曼兄弟宣布破产,次贷危机迅速发展成全球金融海啸,全球经济开始衰退。中国平安终于吞下了“激进”的苦果,在富通投资上亏损200亿,而贝尔斯登的倒下,让中信证券对管理层“低效率”的不满转变为感激。
    奥运会之后的中国,经济形势同时急转直下,工业生产大幅减速,部分行业出现大面积亏损。宏观经济政策迅速转向,明确提出“保增长”是第一位,并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
    “2007年我们就认为,中国经济不可避免地进入下降周期,但没有想到,2008年第三季度经济会直线下滑。”B先生说。
    对经济基本面的担心,A股继续向下,2000点关口失守,10月28日,沪指创出1665点新低,管理层再出重拳:印花税单边征收,汇金增持三大银行股票,中石油大股东增持等三大利好一起出台。
    “2000点之下,管理层肯定不希望市场继续跌了。”B先生说。
    随后,国务院推出了“4万亿”的经济刺激计划,A股市场终于不再“无聊”,从1660点到2100点,大盘在最后两个月涨幅约30%,一些受益于经济刺激的个股实现了翻番,A股迎来了一次久违的赚钱行情。
    这波行情中,B先生的基金表现都不错,涨幅均超过30%,但仓位也并不高。他承认,在行情中也“追涨杀跌”。
    “从现象上说,追涨杀跌有时候可以为投资者赚到钱,为什么不去做呢?从本质上说,如果一只股票的上涨反映了基本面的变化,但还没有全部反映,为什么不去买呢?对我而言,要避免看盘交易,但也不是说涨的股票就不买。”
    4万亿投资出台之前,瑞银等QFII提前买入,成功抄底,而那时基金整体还在净卖,但对于市场赞QFII而贬基金的声音,B先生并不赞同。
    “QFII与基金到底谁有水平,并不在于抄不抄底。一个很简单的判评标准,是去查收益率,根据我了解的一些数据,这几年,基金的整体成绩是优于QFII的。很多QFII主要运作是由在香港工作的投资人士负责,他们对A股的理解并不及本土的基金经理。”
    4万亿投资计划出来后,股市是否就见底了?
    “1665点是不是一个大底部,这个现在还不好判断。能够判断的是,近期的利空基本在市场上得到反映了。”B先生说。
    对于2009年,B先生显得较为乐观:“2009年A股的情况至少比今年好吧,至少不会再出现50%的跌幅了吧。我现在可以确定的是,经济最坏的时候,可能是2009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这样,做投资就可以有的放矢,明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5)收藏(0)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