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金融正文

江信国际清退天安保险老员工引不满 互相检举揭发似文革做派

作者:罗杰

来源:

发布时间:2010-04-02 21:14:53

摘要:江信国际清退天安保险老员工引不满 互相检举揭发似文革做派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罗杰 上海报道

   天安保险前遭股东更迭,今遇人事清洗。
    3月27日,《华夏时报》记者独家了解到,3月19日下午,天安保险通过视频方式召开了总公司部门负责人竞聘大会,继原董事长陈剖建请辞、董事长一职由江西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江信国际现任董事长裘强担任后,此前被江信系“重用”的天安保险副总经理杨文灿也被请走路。短短一周,天安保险的这场人事竞聘制度已经引起了内部员工的强烈不满。
    3月28日,天安保险一内部人士告诉记者,新领导层推行的竞聘上岗制实际上是清退各级老员工的借口,被清退的对象涉及高中低各个不同的层次,人数达到数十人之多,其中大部分员工是在公司并未与之协商的情况下以调岗的名义,或被调至最基层从事业务经营等工作,或从事与自己工种根本不同的领域。
    上述人士透露,天安保险总部被上述名义强迫转岗或变相辞退的十多位员工,已聚集到上海市浦东新区信访办投诉。
    “江信国际进入天安保险更换股东和新的经营领导班子后,原以为总公司各项工作会有好的变化,没想到看到的是新高层对天安保险老员工的大清洗,且事先并未与员工协商,目前被变相清退的员工已经有六七十人,有些对此不满的员工正在寻找各种途径维权。”3月26日晚,天安保险一位被清退的员工告诉记者。
竞聘制引余震
    本报记者了解到,江信国际获得天安保险的控制权后,对内采取的上述强硬手段已经引起了员工的强烈不满。不过,天安保险官方网站对此的解释是加强人才培养和培训,有意识地将干部派遣到最艰苦、有难度的地方锻炼,对员工进行全面的考察和培养。
    但这种解释并未获得天安总部员工的认同,相反已经有员工到浦东新区信访办投诉。据一位业内熟知此事的人士告诉记者,天安总公司制定了“定机构、定岗位、定人员、定职责”的四定方案,涉及几十个部门的职权重组与人事分配,而且每个部门还设立了政委、指导员、教导员等以前从未听说过的岗位。
    这位人士透露,上述岗位的职能乃是对各个部门的员工进行监督检举,一旦发现部门员工不利于公司的言行,就会被处以降级或者离职的处罚,而前者就会得以享受被检举人的薪水福利待遇。
    一些业内人士在闻听天安保险内部正在实行这一制度后,大呼不可思议,在21世纪的中国保险业,竟然还有如此原始的公司管理之道。
    “天安保险要脱胎换骨未尝不可,但是用这种方式处理员工之间的关系,实在是有违正常的公司治理之道,如果说公司正处于非常时期,那么新的公司高层更要用怀柔政策来安抚人心,即使有意解聘一些繁冗员工,也可以通过协商方式合理解决,但是现在所见的却是用硬性手段逼迫老员工离职,在没有招聘到更多新的有经验的保险从业人员之前,这种手段只能激起员工的反抗,而且实行所谓各级监督检举的办法监督员工行为,令人难以理解。”3月29日,一家保险公司高层对记者表示。
    也有业内人士分析称,天安保险新高层目前实行的人事制度,是在清理了原管理层后对中层基层员工的“开刀”之举。
    在天安保险网站上,记者发现,除董事长职位被裘强取代外,天安保险原高层一正四副总经理的架构早已瓦解,目前其总经理一职空缺,另外保监会新核准康毅作为天安保险的新董事,在原来的高层中,只有伍再兴、张成荣继续担任副总职位,后者兼任董事会秘书,诸如原总经理赵正克、党委委员白春韶、副总经理宋永生、杨文灿等都早已先后离职。
    “在资本为王的时代,江信国际进来后,陈剖建也不得不选择主动请辞。”3月30日,一熟知天安保险近几年变化的上海保险业人士分析称。
盈利能力待考验
    本报记者了解到,在今年年初,江信系入主天安保险后,曾表态要在今年年内扭亏为盈,而且定下今年盈利10亿的目标,这在2007年和2008年保险业务分别实际亏损23.47亿元和18.2亿元、2009年实际盈亏状况尚未公布的情况下,无疑是一个难于登天的目标。
    不仅如此,天安保险还面临一个更为现实的问题,暂停五省市非车险业务的“禁令”还没有被保监会解除,就意味着江信国际必须在短期内将增资资金全部到位。不过据记者了解,江信国际此前已经支付完毕购买股权的近20亿元资金,其后一步增资资金还没到位。
    “现在已经有内部员工质疑,公司要实现盈利的目标是建立在大幅裁员和削减员工的福利基础上的,但是这并不能解决根本性的问题,财险公司要盈利的铁律是控制车险业务占所有业务的比重,控制车险业务的综合成本率和赔付率,非车险业务比重上升,提升非车险业务的盈利能力,很难预计天安保险新高层如此动作能否保证在今年年底完成盈利10亿的目标。”一家中资财险公司负责人表示。
    这位人士还称,天安保险能否顺利完成增资,是其实现盈利的重要前提,但是以江信国际、江西信托以及领锐资产的资本实力来看,一下再拿出20亿左右的资金,也是一个考验,市场关心的是新股东通过什么样的方式筹得这笔资金。
    “我现在担心的是,江信国际现在已经实际控股天安财险和天安寿险,而目前天安寿险还没有什么动静,寿险业相比财险业,前者每年甚至每个月都有稳定的现金流,虽然天安寿险目前的经营状态在所有寿险公司中的排名是倒数的,它会不会从天安寿险中挪取保费对天安财险进行增资,使得前者成为后者的提款机,也是一大疑问。”前述上海保险市场人士最后说。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水皮杂谈